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家居风水 > 正文

那夜,我醉了全文免费阅读

2018/5/29 11:10:26 来源:网络 [ ]

小说:那夜,我醉了

第1章 夜下人群

寂寞的夜,伴随着劲爆的音乐,舞池中的男男女女疯狂着扭动着身躯,宣泄着心中的躁动。那夜,我醉了全文免费阅读

我走进了会所,不少人注意到我,纷纷恭敬的朝着我打招呼。

“鑫哥好。”

“鑫哥来了啊!”

……

我们这家会所集休闲,餐饮娱乐于一体,出来玩的朋友都知道,这里是有钱人的天堂,你只要舍得花钱,我们这里可以满足你所有的要求。

我是这家会所两个经理之一,我们这里平时都是由经理负责,而我们的老板平时是不会来的,因为他手上的生意众多。

当我越过舞池,向楼上走去的时候,被一个丰满柔软的身体搂住了。

“鑫哥,可算是把你给盼来了。”

这甜到了骨子里的声音,以及这丰满到爆的身躯,不用回头我也知道是芳姐。原文fenleitong.com

芳姐松开了我,走到了我的面前,她今天穿着一身紧身的小皮衣,领口开得极低,粉色小短裙,堪堪遮住了隐私的地方。

她晃动这我的手臂,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我,身体微微的摆动,幅度不大,却充满了诱惑。

既然她送上门来,想必有事所求,我自然没有客气将手伸进了她的衣领。

“鑫哥,讨厌了,这里这么多人看着呢。”

芳姐打下了我的手,腻声说完,在我耳畔吹了口气。

耳朵痒痒的感觉让我脊椎发麻。

眼前的芳姐不愧是曾经的红牌,这勾引男人的手段果然了得。分类通装修网

“说吧,什么事情?”我坏笑着问道。

“还能有什么事情,最近生意不好做了,求鑫哥你给我手下的小妹安排个好时段呗。”

芳姐说完拉着我来到了吧台。

她点了两杯鸡尾酒,端起一杯,轻轻晃动递到了我的唇边。

我没有让她喂我,而是自己接过来一口喝了下去。

这个酒的味道很独特,酸甜之中带着些许的辛辣。

她端起了另一杯,轻轻的抿了一口,添了一下唇角鲜红的酒液,之后身体就朝着我倾了过来,纤纤玉指摩挲着我的喉结,吐气如兰的继续说道:“我被华哥欺负了呢!”

芳姐声音中饱含委屈,胸口越发的贴紧了我的手臂,将我的胳膊深深的夹住了。版权fenleitong.com

那两团柔软非常的有料,而不失弹性。

虽然芳姐已经二十八岁了,但还是很有本钱的,不仅仅是脸蛋保养得特别水嫩,这身材更是是一等一的棒。

她这个年纪早已没了小女孩的青涩,无时无刻散发着成熟女人的魅力。

如果她肯狠下心从操旧业,哪里还需要红牌,她自己就是最大的红牌。

像是芳姐这类的妈咪,都不属于我们管的,她们手中有固定的小姐资源,混迹在各大娱乐场所。

对于她们,我们是能不得罪就不得罪,毕竟要是逼得她们去了竞争对手的那边,可就得不偿失了。

而她们也不是靠着我们吃饭,客人的消费提成以及小姐的出台费,就是她们最大的收入。阅读fenleitong.com

“华哥他敢欺负你?我可是听说昨天西区,就你手下的小妹安排的时段最好。”我没有更加过分的占芳姐的便宜,正色着说道。

“华哥给我安排好时段是有目的的,他想包我手里的薛琴,若是其他人还可以商量,可是薛琴是我手里的红牌,我舍不得啊!”

芳姐叹口气,秀眉紧蹙接着说道:“华哥说了,若是薛琴不答应,就不安排好的时间段儿给我了。鑫哥,你可得帮帮我啊!”

芳姐口中的薛琴我是见过的,确实是个美人坯子,虽说是小姐,却有一种大家闺秀的气质。正是因为这样,芳姐才一心将她培养成手中的红牌。

女人嘛,越是清高越是有人想要去征服,这很正常。

这件事情,我实在是不想插手,原因很简单,芳姐口中的华哥和我不和,这里人尽皆知。分类通装修网

她说的华哥就是这里除了我之外的另外一个经理,名叫李华。

他之所以能够当上经理,完全是裙带关系。

他年轻时勾搭了我们这里一个大股东的女儿和他私奔,再回来时,连孩子都有了,这才让大股东勉为其难的接受了他。

因为大股东的女儿在生孩子的时候难产死了,所以李华回来之后,没少挨白眼和挤兑。但是他为人圆滑,处处装可怜,大股东念在女儿和孩子的份上,还是选择提拔了他。

我和他不和的原因,是因为我的老板和大股东不和,这其中的弯弯绕绕就有些理不清楚了。

会所是我们两个在管理,我管东区,他管西区,平日里是井水不犯河水。

按道理来说,李华头上有大股东压着,如此明目张胆的要睡了薛琴于理不符。

芳姐看着我沉思,倒是很识趣的没有打扰我。

“这……”

见我有些犹豫,芳姐贴过来对着我耳根说道:“不忙的话,鑫哥可以请我去经理室坐坐吗?”

说完,她还在我的耳根轻轻的‘啵’了一下,简直撩的我心痒痒。

“好啊!”

我欣然答应了,顺势还在她的翘臀上面掐了一下。

这弹性真是好啊!

混迹在这种地方,无论是利用还是逢场作戏,我身边的女人自然少不了。

这芳姐自己送上来,我自然要品尝一番她的味道。

因为我是这里的经理,所以专门在二楼有间办公室,平日里,诱惑我的小姐没事就往我的办公室跑。

上了二楼,音乐声就小了许多。

经理室门口,我掏出钥匙打开门,芳姐迫不及待的推着我进去,还顺手将门反锁了。

这么迫不及待。

我半倚靠在办公桌上面,芳姐倾身压了过来,双眼微闭,露出一脸魅惑的表情。

她的小手滑进了我的裤子里面小兄弟一瞬间被她抓住,她那娴熟的手法……

享受了一会儿之后,我阻止了芳姐继续的动作。

虽然我在这个地方做过很多次,但是芳姐可不是什么好敷衍的人。

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我还是强忍着感觉叫停了。

芳姐一脸哀怨的看着我,眼中蕴含这泪水。

虽然明知道她这幅表情是装出来的,我还是有些心疼。

男人有时候,就是……

“好了芳姐,把事情原委告诉我吧!”

我可不是个二愣子,为了眼前的色相就胡乱许诺。

芳姐靠在我的身上,玉指就胸口不断的画着圈圈,“鑫哥,我培养一个红牌也不容易,特别是这年头,想要找个干净的,比登天还难啊!找到了还得给她准备各种名牌,报各种培训班……”

抱怨完了芳姐叹口气,继续说道:“华哥看上了薛琴,和我多次提过,昨天更是给我下了最后期限。若是这薛琴没了落红,可就不值钱了,我亏大了。”

我听到这里眉头微微蹙起,这件事情看来不简单啊!

“华哥什么来头你又不是不知道,他上头有大股东压着,他敢乱来么?”我皱眉问道。

“大股东?那个老头子还能有几天可活?华哥现在会顾忌他……”芳姐不屑的说道。

“竟然有这种事,难怪。”我瞬间明白了。

见我不知道这个事,芳姐知道多言了,连忙求我:“鑫哥,这个事,你可别让老板知道。我能知道也是因为华哥喝多了……”

“放心,我懂。这件事情我回头和华哥商量商量吧!”我皱眉说道。

别人的家事我自然没什么兴趣八卦,李华能玩死大股东继承对方家产,那是他的本事,但对公司不利,我自然不能放任。

芳姐见我答应,立刻激动,脸上带着喜色:“鑫哥,你果真是好人啊!”

我听着这个话,忍不住的笑了。

做我们这一行,居然还有好人这个词。

芳姐娇羞的看着我,露出一副小女儿的姿态,脱掉了他的小皮衣,继而掀起了她的衬衣。

她,竟然没有穿胸衣。

面对眼前的波涛汹涌,我狠狠的咽了一下口水。

“芳姐啊,你还真的个妖精!”

我顺势将她搂了过来,按到了身下。

“讨厌。”

芳姐娇斥一声,推开了我,解开了我的裤子。

她竟然含着了我的小兄弟,而她的身体也越来越软,随着‘啪嗒’‘啪嗒’的声音,空气中飘散着一种别样的气味儿。

正在我忍不住想要进一步行动时候,‘叩叩’敲门声响了起来。

我们两个的动作同时一滞。

芳姐哀怨的说道:“这人怎么这么会掐时间啊。”

说完,她急忙捡起衣服,穿了起来。

被人打断,我心情自然也十分的不爽:“谁啊!”

门外传来服务员恭敬的声音。

“鑫哥,305总统包间有人闹事,我们不知道怎么处理。”

“草,那要你们有什么用!”我怒声说道。

芳姐见到我发脾气了,赶紧贴过来给了我一个香吻。

“我去看看。”我不顾芳姐哀怨的眼神,整理了一下衣服,打开了门。

门外,服务员恭敬的低着头,眼神却飘着进了经理室。

我转头一看,芳姐此时衣冠不整,空气中还散发着异样的味道。

我轻轻的咳嗽一声,服务员赶紧就收回了眼神。

当我准备走的时候,芳姐一把拉住了我:“一会儿可以继续的,等你哟。”

第2章 套中套

芳姐贴在我的身后对着我低声说道。

我笑了笑,没有任何的表示。

刚刚我一定是精、虫上脑了,幸好被人打断了。

此时我已经恢复了理智,没有答应芳姐。

像芳姐这样的人,一旦招惹上,事后不好处理,她可绝对不是什么善茬。

出了经理室,我冷冷的看着服务员说道:“305的客人究竟怎么回事?”

服务员浑身一抖擞,低着头恭敬的说道:“今天305来了那几个外省人,看上了包房的公主,非要逼着人家跳脱衣舞……”

服务员为难的看着我,有些不知所措。

“接着说。”

“这几个外省人显然来头不小,我们现在不知道怎么处理。”

我听到这里眉头一蹙。

这服务员明显是新来的,见我脸色不好,立刻就担心的问我怎么办。

妈的,我们这个地方,好多年没人敢闹事了,这些人什么来头?

我低头思索,服务员小心的跟着我。

走到三楼的305门口,就听见里面的传出来了嚷嚷声。

“妈的,叫那个女的过来,你们都给老子滚。”

“只要那个女的过来,这事情就过去,否则……”

……

里面的谩骂声和服务员的道歉声掺和在一起,我推开门,让那几个被打的鼻青脸肿的服务员出去。

“你是谁?”

说话的是一个络腮胡子,看起来十分的健壮,他的话音刚落,随手就将手上的酒瓶摔在了地上。

虽然这个络腮胡子看起来十分的有气势,但是我见得人多了,知道这种人不过是绣花枕头,吓吓人而已。

我笑着走过去,问道:“几位老板,我是这个会所的经理,请问老板对于我们的服务有什么不满意的?”

我们毕竟是打开门做生意,能够不动手就不动手,免得影响形象,到时候招牌可就砸了。

对于我的好意,这几个人明显不接受,络腮胡子身后走出一个眼镜男,看起来身形很是消瘦,一看就知道常年混迹这种地方,被掏空了。

眼镜男佯装斯文的扶了扶眼镜框,对着我不屑的说道:“我们也不为难你,把刚刚那个小妹叫回来,这件事情就过去。”

说完之后,还拍了拍我的肩膀,意思是叫我有点眼力见儿。

“刚刚那个不行,人家不是出来做小姐的,要不几位老板随我去三楼桑拿部,找几个漂亮,活儿好的小妹,今天这单打五折,算我请。”

我们经理都有签单的能力,毕竟有些客人不好搞定,这时候就需要给些优惠。

我笑着将兜里面的烟掏出来给发给他们。

“滚开。”

络腮胡子一把将我手中的烟盒打掉。

“少废话,今天那个小妹不回来,老子要你好看。”

听到这里,我脸色一冷,将掉在地上的烟盒狠狠用脚碾压了几番。

这几个人明显就是想要闹事,随意找个借口来威胁我,还真的以为我怕了?

“哥几个成心想要闹事是吧?今天谁也别想从这个门出去。”

听见我这么说之后,络腮胡子和眼睛男哈哈大笑,他们身后的还有两个人也是好笑的看着我。

络腮胡子狞笑着随手拎一个酒瓶朝着我头砸过来,我反手将酒瓶夺过,成功在他头上开了个花。

眼镜男想要偷袭,被我一脚揣在肚子上,一屁股坐在了之前络腮胡子砸碎的酒瓶碎片上面,发出了一声哀嚎。

我扭了扭手腕,冷笑着看剩下的两个人。

“现在,可以好好说话了吗?”

剩下的两个人身体有些发抖,其中一个长相斯斯文文的举着酒瓶威胁我不许过来。

“啧,来啊,往这里砸。”

我将头伸出去,指着头顶给那个人看,有本事就往这里砸。

‘砰’

我感觉双耳一鸣,没有想到这个人居然真的砸。

这么突然的来一下,我差点就昏过去,最后的那个人赶紧过来给了我一脚,想要将我踹翻,但是我的手却深深的抓住了他的脚踝。

“我说了你们不会好好的出这个门,说到做到。”

我手腕一用力扭动,听见脚踝传来‘咯嘣’一声,那人哀嚎着倒地。

举着酒瓶砸我的那个人站在原地瑟瑟发抖。

包间的门一下被我踹开,守在门口的服务员看见我头上冒血,赶紧过来扶着我。

我捂着头叮嘱他们说道:“去叫张队长给他们个毕生难忘的教训,还有别忘了今天这单。”

张队长是我们这里的保安队长,我们这里没有所谓看场子的,也不需要。

“明白,鑫哥你赶紧去医院看看吧!”服务员担忧的说道。

我摆摆手,靠着墙喘息了两口气,看着他转身用对讲机开始找张队长。

走出了会所,不少人看见我都露出畏惧的神色,当然也有不少的人上前上前关切的问我怎么了,我都只是摆摆手没有理会。

此时我的眼前已经开始发晕了,整个世界对我来说都是转动的,而且还出现了重影。

“鑫哥,来,我扶你。”

小李过来伸手准备扶住我,我却抬起手将我的车钥匙丢给了他,多余的话不用多说,小李转身就去停车场开车去了。

很快,小李就开着一辆限量的保时捷过来了。

上了车,直接就去了市医院。

挂的是急救,所以一进去就到我了。

不得不说这王八蛋手还挺狠的,居然让我缝了三针。

我猛然想到,今天出事的是西区!

妈的,这顿打白挨了,还是替李华那个王八蛋。

我的脸色冷了下来,小李有些畏惧的问我怎么了。

“华哥呢?”我不爽的问道。

“华哥迎接了客人进门,之后说有事,走了。”小李老实的说道。

“草!”

我骂了一声,不再说话,小李小心着陪着我。

替人挨了打,我心中总归是不舒服的。

一番折腾下来,医生帮我缝了三针,此时已经快天亮了。

我给了小李一些路费,让他自己回去,之后我自己开着车回到了现在的家。

我的车,我的房子,都是这些年攒钱买下来的。

当然也有想过再干两年就洗手不干了,但是也只是想想。

我所有的一切,都是老板给的。

老板的意思是让我在这个会所历练两年,熟悉一下行业之后,再叫我回到他的身边。

老板是个传奇的人,从一个小会所发展到现在,不仅仅是涉及了房地产,还有坐拥了好几家五星级的酒店,在我们市算是一方豪杰。

这一点,从到我们会所的人都是毕恭毕敬的,就可以看出来。

今天的这几个外省人,肯定是不知道老板的存在,不然借他们几个胆子,也是不敢闹事的。

忍着疲倦,我终于是回到了家里。

当我忍受这疼痛躺在床上的时候,老板来电话了。

“鑫子,会所出事,你怎么样?”

一接通电话,老板第一句话就是关心我,让我有些受宠若惊。

我犹豫着说道:“没事,缝了两针,老板你不用担心我了。”

“凡事多动动脑子,有人闹事你还要自己去摆平,要咱们花钱雇佣的保安干什么?你说你是不是傻?”

电话中传来了老板的咆哮。

我点点头,“老板,我知道了,下次……”

“下次,这次缝两针,下次你想让我去太平间领你?鑫子,你要知道,我儿子不争气,我把你当儿子看。”

老板的关心之意我明白,心中忍不住的感动。

我年少的时候,就进入了老板那时候开的小会所打工,说来也是运气,当时老板得罪了人,被人砍,刚好就被我撞见了,我给挡了一下,没有致命危险,却让老板深深的记住了我。

以至于,到现在都是一直的提点我,把我当成了亲生儿子。

“你啊你,凡是多动动脑子,被人阴了都不知道。”

被人阴了?

难道今天这几个客人和李华有关系?

“老板,难道他们是李华请的?”我疑惑的问道。

“他?他还没那么大的本事,请的动西北的大佬儿子。但是,你这顿打挨的,和他脱不了关系。”

“草,我饶不了他!”我愤怒的说道。

“这个仇,以后再报。公司出了点问题,大熊恐怕没几天可活了,到时候大熊的股份都会落在李华头上,这个节骨眼,我们不能动他。我只有你这么一个嫡系,以后做事小心点,这两天老实在家呆着。”

老板说完,叹息一声。

我明白老板的意思,默默的听着他叹气。

到他们这个位置,很难会有愿意相信的人,如果不是我挡了那一刀,怕是到我这个位置的,早就是旁人了。

老板嘱咐了我一番挂断了电话。

此时的我已经没有困意了,起来点了根烟抽着。

西北大佬的儿子,显然来头很大。

老板很是仗义,不管出什么事情都会如实告诉我们。

我们替公司做事,老板会罩着我们,对于兄弟们,从来没有亏待过。

今晚这件事情,怕是真的棘手了。

想到这里,我有些担忧。

毕竟跟了老板这么多年,他的一些想法我还是猜得出的。

这几个外省人的来头太大,大到老板不一定罩得住了,所以才会是叫我少出门,要小心。

第3章 冤家路窄

整整一夜,就在我的胡思乱想度过。

迷迷糊糊中我做了一个梦,梦中,我被一群人拿刀追着砍,眼见就要追上我了。

好汉不吃眼前亏,我只能拼命的逃跑。

清晨,一阵急促的门铃将我吵醒。

我心有余悸的从梦中惊醒,慌乱中碰到了伤口。我伸出手摸到了头上渗出的鲜血,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这一大早上的,到底是谁,催命一样。

我打开了房门,门口站着的是一个小女孩,手上领着两大包水果。

女孩干干净净的脸蛋不施粉黛,凹凸有致的身体,被白色连衣裙包裹在其中,平添几分清纯的气息。

最吸引我目光的,还是她清秀的脸庞。

眼前的女孩果然姿色过人,难怪昨天那几个外省人非要缠着她。

我怔怔的看着她,心有些隐隐作痛。

她的眉眼间像极了我的前女友。

在我滚烫的目光下,女孩害羞的低下了头。

“你谁啊?”我倚靠着门,疑惑的问道。

“岳经理好,我叫杨若云,昨天第一天上班,被人骚扰,听同事们说是你救了我,还受了伤,我今天特意来看你。”杨若云低声说道。

“你在公司上班,公司自然会保护你的人身安全,不用谢我。”我摆了摆手,无所谓的说道。

“岳经理,你是好人,要不是你,昨天我一定会被这些人祸害。我听同事说了,昨天要是华哥在,一定会把我送回去。前两天有个女孩就是因为被客人看上了……”杨若云说完,真诚的看着我,脸上带着感激。

“你说的可是真的?”我寒声问道。

李华真的是越来越肆无忌惮了,竟然在会所干出了这种事。

“我不知道,听同事们说的……”杨若云显然被我吓到了,脸色苍白的说道。

“进来吧。你别怕,我们是正规会所,李华若真的做了这种事,我自然饶不了他。”

杨若云小心翼翼的走了进来将水果放在了桌子上。

我捂着渗血的伤口,示意她随意坐。

“啊,岳经理,你的伤。”杨若云看到了我头上的伤,惊讶的叫了一声。

“没什么大事,我一个大男人,这点伤不算什么,你先回去吧。”我摇了摇头,示意她没事。

“岳经理,我送你去医院吧。”杨若云担忧的看着我,小心的上前扶住了我,脸色通红。

鼻尖萦绕着淡淡的少女特有的清香,看着杨若云脸上的羞涩,我有些恍惚。

我都不知道有多久没有见过如此清纯的女孩了。

我们会所中的那些女的,别说脸红了,一个个的眼神都恨不得将男人吃了。

看着杨若云眼中的担忧,我不忍心拂了她的好意:“好吧,去医院。你也别叫我岳经理了,以后叫我鑫哥。”

“鑫、鑫哥。”杨若云低声叫了一声,显然有些受宠若惊。

在杨若云的搀扶下,我到了医院,再次挂了急诊。

外科门诊前,一群西装革履的社会青年叼着烟,无聊的守在门外,病人们都远远的躲开了他们,如避瘟神。

我并没有在意他们,杨若云却有些害怕。

见到扶着我的杨若云漂亮,一个小混混吹了一声口哨,污言秽语的调戏她,吓得她紧紧的搂住了我。

“草,你他么找死!”

我骂了一声,显然激怒了对方,他狠狠回骂了一句,走上前来,他身后的小混混自然紧随其后。

自从我当了会所的经理,已经很久没见到如此不长眼的小混混了。

见到他们围了上来,我并未慌乱。

虽然我受伤了,但是对付几个小混混,还是手到擒来的。

更何况,这种事情,不一定需要动手。

我狞笑一声,嚣张的问道:“你他么的谁呀?跟那个老大的?光头陈?疤脸?

被我如此一问,吹口哨的小混混脸色瞬间难看,但为了面子还是强撑着,伸出了手,嚣张的指着我:“呦,看来有些来头。不过你说的两个,老子我都不认识,老子是西北的!”

草,西北的。

我暗叫一声不好。

昨天我打的其中一个就是西北大佬的儿子。

不会如此巧合吧?

事情就是如此巧合,这时候病房中走出了一人,正是昨天我打的眼睛男。

一声声恭敬的‘公子’声中,眼睛男看到了我,大喊一声:“草,哥几个给我抓住他们!”

点背,竟然在这里遇到了他,我拉起杨若云就跑。

杨若云显然也认出了这人,吓得脸色苍白,跟在我的身后狂奔。

眼睛男见我跑了,立刻大叫道:“给我追,女的追到了留给我,男的直接往死里打。”

我听见这个话,险些气死。

真他妈混蛋。

身后的人速度不慢,我跑出医院只好带着杨若云捡小路跑。

七拐八绕的,倒霉的我竟然跑进了一个死胡同。

前有高墙,后有追兵。

当我一筹莫展时,杨若云拉着我,焦急的说道:“这里,这里。”

我顺着杨若云玉指所指的地方看去。

两座高楼之间有个狭窄的夹缝。

此时,也容不得我多想,我连忙帮着杨若云往里挤。

这个夹缝很小,将将容纳一个人,两个都要挤进来,空间就显得不够用了。

杨若云就这么被我揽在怀里,因为她穿着连衣裙,我一低头就看到了她的丰满。

没想到,她竟然如此有料。

尽管此时处于危险中,我还是险些流出了鼻血。

这身材,太有视觉冲击力了。

“你有什么东西,硬硬的硌到我了。”

杨若云这个话说的我老脸一红,竟然有些不好意思了起来。

就在我准备找个理由搪塞过去的时候,外面吵杂的脚步声让我立刻闭上了嘴巴。

我搂着杨若云的手不自觉的收紧了些许,杨若云紧张的靠着我,呼出的气体轻轻的打在我的脖颈处,像是小猫挠的我心痒。

“人呢?”

“不知道啊,一转角就不见了!”

……

说不紧张那是假的,此时我已经做好了殊死反抗的准备。

若是一会儿被发现了,我就抓住那个眼镜男,希望能借此脱困。

“算了算了,死胡同而已,里面又窄,去别的地方看看吧!”

“走吧!”

渐渐的,等到脚步声没有了之后,我才松了一口气。

“没事了?”杨若云微微抬头,关切的看着我。

我点点头,冷汗已经沾湿了我整个后背。

经过这么一番折腾,我眼前一晃,差点没有站稳,杨若云赶紧抱住我。

我头低垂着,不经意的就靠在了她的肩膀上,引得她再次红晕爬上了脸颊。

我赶忙不自然的咳嗽了几下,靠着墙喘息了起来。

虽然我不是什么好人,可是看着杨若云这清纯的样子,我却生不起调戏的心思。

大概是太久没见过良家女孩了。

干包房公主的女孩初期多半是生活所迫,她们不会出卖自己的身体,当然在灯红酒绿的场所待的久了,多数人还是会堕落。

眼前的杨若云不知因为什么来到了我们会所,但显然她还没有堕落。

我们艰难的从缝隙走挤了出来,在杨若云的搀扶下回到了家。

医院显然是不能去了,路上我买了一些纱布和酒精。

经过刚刚的事情,我和杨若云关系一下子拉近了不少。

“你先坐着,我去洗个手。”

回到家中,杨若云将我摁在沙发上面,心疼的看着我。

一瞬间,我仿佛回到了从前受伤的日子,那时候她也是如此的担忧我。

然而……

杨若云洗完手之后,有些笨手笨脚的站在我后面,给我解开了纱布。

她的双手颤抖了起来,显然是被我的伤口吓到了。

“谢谢你鑫哥,是我连累了你……”

“好了,不用道谢。道谢的话你今天说了很多。这点小伤没事的。”我轻声宽慰。

杨若云的手不再颤抖,她快速的帮我擦了药,之后将新的纱布系好。

一番折腾,天都要黑了。

本来杨若云还想帮我做饭,但我看了看天色,担忧她再晚些回去会遇到危险,就让她先回家了。

从窗户目送了杨若云离开之后,我看着空荡荡的屋子有些失落。

看来自从她走了后,我是太久没人关心了,以至于心有些柔软。

躺在沙发上,我迷迷茫茫的睡了过去。

晚上,一阵手机铃声将我吵醒了。

是个陌生号码,接通电话,我随意的“喂”了一声。

“啊!”

是杨若云的声音。

“你怎么了?”我焦急的问道。

“看来岳经理还真是一个怜香惜玉的人啊!”

是那个眼镜男的声音。

“只是你猜,我们是不是怜香惜玉的人呢?”

他的话音刚落,紧接着杨若云的尖叫声一下子就没了。

“你想要怎么样?”我此时已经脑袋里面已经一团乱麻了,抓着手机嘶吼着。

眼镜男冷笑一声,似乎是对着杨若云说道:“你叫啊,继续叫啊,叫岳鑫来救你啊!”

他的话没有得到杨若云的任何回应,在他恼羞成怒之前,我赶紧说道:“你想要我怎么样什么?”

“我?我哪敢要岳经理怎么样啊?不过我手里这个妞害我挨打,你说我该拿她怎么样?”

恶狠狠的语气透着手机传到我的耳中。

“你住手!”

“好呀,岳鑫,你说住手就住手了。给你个机会,十二点之前,你一个人来城郊的废车场,我们谈谈怎么放走这个小妹怎么样?”

“好!你们别伤害她。”我低声说道。

“当然没问题,你来之前,我是不会伤害她的,你也别想着耍花样。”

“一言为定。”

挂断了电话,我去洗手间洗了一下脸。

冰凉的水打在脸上,并未让我冷静下来。

说实话,我和杨若云的关系还没有好到我可以为她拼命的地步。可是她毕竟是因为我的关系而陷入了危险。

到底救不救?

我该怎么办?

那夜,我醉了》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痴恋情郎】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痴恋情郎)或者(xiaoshuo34567),关注后回复 那夜 或 我醉了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快穿之撩男宝典5章(第五章 迷糊前女友VS缺爱总裁五)

    原标题:快穿之撩男宝典5章(第五章迷糊前女友VS缺爱总裁五)小说:快穿之撩男宝典第五章迷糊前女友VS缺爱总裁五清清其实还想问他能不能接她上下班的,可是又怕唐突,毕竟他们现在关系也只是前男女友的关系,她没什么立场让他做她的司机。不管了,有导航仪,应该不会再迷路了。因为公司还有事,沈子明跟清清确定好上班时间,把清清送回家后,就离开了。清清回到家后,并没有干其他的事,而是很努力地去补珠宝设计有关的知识。虽然她有李清清的记忆,可是李清清在珠宝设计这方面可是很有天分,她虽然有系统帮她融合原主的技能,但是技

  • 靳少强宠小逃妻5章(第5章 听说你是第一次)

    原标题:靳少强宠小逃妻5章(第5章听说你是第一次)书名:靳少强宠小逃妻第5章听说你是第一次阮小沫分配到了一块抹布和一桶清洗用的水桶。她的工作是负责擦这间房的地板,帝宫的地板都是极其昂贵的材质,所以只能由人来亲手擦拭干净再做保养。那人吩咐完,就走了。阮小沫低头盯着自己跟前的一桶水,还有挂在水桶上的抹布,脸上并没有什么神情。她现在既然不能逃走,也不能找人求救。靳烈风,是包括阮家在内,所有人都只敢巴结讨好,不敢招惹的存在。在心底叹了口气,阮小沫蹲下身拿起抹布,在水桶上方拧个半干,起身四下打量一眼,走到

  • 摄政王的法医狂妃5章(第5章 伞下验骨)

    原标题:摄政王的法医狂妃5章(第5章伞下验骨)书名:摄政王的法医狂妃第5章伞下验骨玉无忧的手下动作很快,大锅等物半刻不到就已备好。宋溪看着司马云鹤,“劳烦装满水。”言罢,她埋头,卸尸体的盔甲。尸体放久了,腐肉已经和盔甲形成一体,这样扯着,腐肉连连。不禁让人想到了军队里最近常吃的黑牛肉,现在只想呕吐,没有半分食欲。早已经有人给玉无忧端来了长椅案几,还端来了热腾腾的西湖龙井。玉无忧犹如在自家后花园,懒散惬意,丝毫看不出他正在守着一人剖尸。宋溪整理完尸体,朝着众人望了眼,见着那最空闲的一人。她起身,叉

  • 狐狸要吃鸡5章(第5章 狐狸和狼)

    原标题:狐狸要吃鸡5章(第5章狐狸和狼)小说名:狐狸要吃鸡第5章狐狸和狼呼啸的风穿过耳边,白狐在进入丛林后就抛弃了车,她和苍狼的距离非常近。苍狼靠在石头上,他急促的呼吸着,没想到会中计,他在靶场的防空洞中搜索的时候,这队人在出口往里面丢了烟雾弹的和碎片炸弹,他强行冲出来后身体多处受伤,可身上的急救包早就用完了。那群人看出他的装备不错,一路追杀。他脱了衣服,将自己身上的伤口暂时用绷带绑住,防止失血过多。匍匐在地上,他知道,这附近至少有四个人在等着他露头。生命的流失让他越来越虚弱。仰头躺在地上,看着

  • 爱无下限,总裁太给力5章(第5章 最后一次警告)

    原标题:爱无下限,总裁太给力5章(第5章最后一次警告)小说名:爱无下限,总裁太给力第5章最后一次警告萧淮在吴双宜的注视下轻笑了一声,“不是。”手指好像陷进了掌心的肉里,吴双宜谈不上有多难过,但是失落终归是有的,原本一开始就不该期待的事情,明明都在既定的轨道里按部就班地运行着,她自己都不知道哪里来的乱七八糟的期待。“那……你为什么不让我和沈畅逸交往?”吴双宜咬了咬下唇,把这句压在胸口好久的话,终于问了出来。这个问题成功让萧淮原本还算不错的心情彻底坏了下来,他把已经变形得惨不忍睹的纸巾丢进垃圾桶里,

  • 阴司保护者5章(第5章 雾中女子)

    原标题:阴司保护者5章(第5章雾中女子)小说:阴司保护者第5章雾中女子因为这寒气的关系,我不禁的有些发抖了,我双手抱臂,身子微微弯下,但眼睛是时时刻刻都盯着前方,我很好奇来者何人,为什么张向男说完话之后就现身了,难道说真的是厉鬼吗?鬼这种东西,我是今天才见识到的,我从小就不相信世界上会有什么妖魔鬼怪,这下还真遇到了,该说自己幸运呢还是该说自己倒霉?但,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我能感觉的到我现在很危险。我不管,我这才多大啊,我不能就这样死掉,而且我跟这鬼也没有什么关系,我只是为了挣那几个钱而来这里送

  • 赠你温柔,此生为念5章(第5章 去他家里主?)

    原标题:赠你温柔,此生为念5章(第5章去他家里主?)小说:赠你温柔,此生为念第5章去他家里主?曾小小完全搞不清楚状况,傻傻的看着沈煜阳,半晌才问了一句:“你的意思是,我要去你家住?那……”“不然呢?你看看你手中的结婚证,你现在是我的合法妻子了哦。”沈煜阳打断曾小小的话,指着她手里的小红本本。额,似乎是这样,但是搬到他家去住?这样合适吗?她歪头想了一下,没有想清楚,沈煜阳看她迷糊的样子,很自然的伸手拉住她的右手:“走吧。”上了车,曾小小还是没有搞清楚状况,她看着认真开车的沈煜阳,傻傻的又问了一句:

  • 隐富小农民5章(第5章 美女驾到)

    原标题:隐富小农民5章(第5章美女驾到)小说书名:隐富小农民第5章美女驾到第二天,杨星辰找了一个整套出租的房子,他看中的就是这家有一个很大的后院。院子不但大,上面还用彩钢板搭建了起来,像个小仓库一样。双方谈妥了价钱,杨星辰交了三个月的房租,跟房东把合同一签,房东把一串钥匙朝他手里一拍,走了。之所以只交三个月的房租,是因为杨星辰准备赚到起动资金后,就回老家的山区里,把整个村庄都带动致富起来。开着电瓶车回到老房东家,把自己所有的东西收进了戒指空间里,跟老房东打了一声招呼,开着电瓶车走了。回到新租的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