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家居风水 > 正文

小说嫡女狂妃:纯禽王爷欺上身第8章在线免费阅读

2017/11/10 4:45:07 来源:网络 [ ]

书名:嫡女狂妃:纯禽王爷欺上身

第八章 死皮赖脸

仙羽霓裳,轻薄如丝。原文http://www.fenleitong.com/穿在身上就跟没穿一样,轻薄的很,漂亮的很,就跟仙羽做的一样。所以得名仙羽霓裳,因为材质少见,所以特别珍贵。

陆涵在陆老夫人的面前换上衣裳,那衣裳穿在她的身上简直美极了,在加上鞋子。陆老夫人一通夸奖,说陆府的女儿一个比一个优秀云云的话,不过是想真心的夸赞陆涵罢了,毕竟陆涵长的确实漂亮,有这衣裳的衬托更加光彩耀人。

最后陆老夫人一通安抚陆灵,就是俗称的打个巴掌给个甜枣,虽说也没打她巴掌,但是也差不多。最后当然得好话安抚着,以免心生怨念。

陆灵回到前院的时候默不作声的回到太后的身旁,太后正与人寒暄并未注意到她。原文fenleitong.com潘氏走到她耳边轻声问道,“你祖母是因为何事找你?”

“没事,就是普通寒暄。”她这话说的鬼才信。

潘氏看向自己的女儿,她也正看着自己。突然感觉自己并不了解她,好似看不透她似的。潘氏笑了笑,“没事就好,一会儿好好表现。”她的笑很柔软,还用手轻轻的拍了她的手。

这是她的母亲,亲生的母亲,怎会害她。分类通装修网

多希望是个误会,或许就是个误会。

也不知怎的就红了眼眶。

如今在这一世她孤军奋战,就连自己的母亲就不能相信,只是觉得自己好可怜。

上一世人人都来害她,最亲的人最爱的人都来害她,要她这一世面对自己的母亲也是众多的怀疑。

一团团的迷雾等着她去拨开,她能相信谁,能去相信谁?

此时的大堂里不见狼狈模样的陆萱,也不知是被请出去了,还是只是换洗去了。

陆灵对着潘氏道,“这是自然,总不会丢了母亲的脸面,丢了陆府的脸面。”

“那就好,那就好。推荐http://www.fenleitong.com/”潘氏点点头,比较欣慰。

彼时逐渐进入正题,许多男宾客已然到场落座,特别是皇子们总归是姗姗来迟。

大堂里灯火阑珊,灯笼高高挂起,把这里点的通亮。大堂直接是与外部连接的,能容纳上百人,经常用作宴会。

此时被拥簇进来的是当今太子爷邵子卿,在前世的时候自己经常有机会伴在太后左右,太子卿就怎么都看自己不顺眼。虽说没有表现出来,但是毫不掩饰的厌恶就说明了一切,他身后还跟了几位皇子,其中就有嫡姐的夫君。

嫡姐的夫君邵子寒待嫡姐是极好的,但为人不太好相处。小说嫡女狂妃:纯禽王爷欺上身第8章在线免费阅读其实这不太好相处的缘由不过是分对谁,他对嫡姐就是极好的,对自己也可以。原本这种宴会他是不喜参加的,可是无奈太后一定要他来,懿旨不可违,不然他真的宁可在家陪着即将待产的陆水。

其次还有皇子邵子染,公主邵籹露。

后面跟着的人让陆灵目光一紧,这不就是刚刚遇到的秦王吗?

那秦王一身黑紫色长袍,雍容华贵,一脸的严肃却抵挡不了那棱角分明的脸庞。他的嘴角轻轻抿着,从她的面前走过,眼神若有若无的从她身上瞟过。

秦王,这可是陆老太太惦记的人物,之前还有提过想让他做陆涵的夫君,虽说是个庶女,正妃是甭想了,但是如若能当秦王的侧妃,也是非常有福气的。

陆涵此时更是,早已被他仪表堂堂的模样给迷住了,甚至幻想自己已经是她的侧妃一般,就差留着口水了。版权fenleitong.com陆灵冷笑,真想让她往回收收那双快要贴在楚王身上的眼珠子了。

“这陆家的大小姐怎么这样,一点儿也不知道分寸。虽说秦王仪表堂堂,但这副模样也不怕让人笑话了去。”一旁的两个小姐讨论起来,看着陆涵的样子着实成为她们的话柄谈资。

“可不是吗,不过别说什么大小姐,不过就是个庶女罢了,又不是嫡姐。你看看,跟陆府的嫡女比简直差远了。虽说这嫡二小姐的容貌不如这大姐的,但是一看就有那大家闺秀的风范。”

虽说离得不远,二人也是小声谈论。但毕竟说的是陆灵好话,不自觉的抿起嘴角。

果然人都喜欢挺好话的。

不过听说这秦王什么都好,战功赫赫又仪表堂堂,但惟独对女人提不起丝毫兴趣。也不知这些庸脂俗粉或者同是大家闺秀入不了他的眼,还是身体方面有些隐疾,又或者是龙阳之好?

陆灵想着,心里小小的猥琐一把。

不一会儿宾客齐全了,宴会算是正经开常

尚书府的千金跳了个开场舞,然后紧接着一个个的展示自己的才艺。原本陆灵是准备仙羽霓裳的,何时她自创的舞步,起了这个好听的名字。结果潘府听闻,成人之美,寻罗来了仙羽霓裳的这件衣裳,正好给她今晚穿的。

但此时这仙羽霓裳早已不在她的身上,而是在那陆涵的身上穿着呢。

这般,可不就轮到她上场了。

不得不说她那音容相貌,在加上这仙羽霓裳的陪衬,真实美极了。

此时音乐声音缓缓响起,陆灵眼睛扫过舞台,扫过秦王。秦王此时表情略有缓和,大抵是几位小皇子闹的,他似乎与这几个小皇子很是亲近。

邵籹露拉着秦王指着这边宴席的女宾客道,“楚哥你看那边多少女子都在羞答答的看你,快看看有没有意中人,早早府邸里去。”邵籹露是位小公主,素来与秦楚交好。

秦楚眼睛往这边扫了一眼,目光落在陆灵的身上,之前早闻陆府嫡女二小姐性子柔弱,相貌平凡,如今一看怕并不是这么回事。有些时候一个人身上的气质掩盖不了。

陆灵坐在太后与大夫人手边上,端起茶盏轻轻抿了口茶水,看着台上局促的陆涵。

陆涵得了新衣裳,好鞋子原本应该高兴的。可谁知她不仅没有高兴,反而皱紧眉头。

模样似乎是紧张,但只有陆灵知道是何缘故。

“怎么回事,那仙羽霓裳明明是你的,为何穿在她的身上?”潘氏语气不快,贴近陆灵耳边道。

这语气分明不是责怪她,而是袒护。

是的,她听得出来,看的出来。此时的潘氏是袒护她的,不知道是因为自己是她的女儿,出于对对女儿的袒护。还是因为有人撼动了她嫡女的身份,也就是间接不给她主母脸面的缘由。

今日客人那般多也有潘府的人。

那衣裳原本是应该穿在陆灵的身上,如今却被这庶女抢了去。在联想陆灵之前被叫到陆老夫人那里去,一切都明了了。潘氏轻轻拍了拍她的手,给予安慰。平日来陆灵确实是喜欢把自己的东西赠与姐妹们,她的性子也温和。可今天是何场面,明显的把老太太都搬出来了,定然她是受了委屈的。

陆灵心里咯噔一下,一股子暖流涌入心底。

她的母亲,她的亲身母亲,会真的是在心疼她嘛?

陆灵笑了笑,“母亲不碍事的,祖母说大姐快要及箅,就当是我送给大姐的礼物吧。”言语之间虽说平淡,但也异常的委屈。反过来陆灵好似在安慰她似的,潘氏不禁动容。

看来她也是太仁慈了,都不知道这潘府的后院是谁在管。今个是欺负到陆灵这个嫡女的身上,可明日指不定就是欺负到她主母的身上!

陆涵在台上翩翩起舞,一开始还好,只是她舞的谨慎生怕衣衫滑落。期间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因为她往这件衣衫上撒了些粉末。就算不滑落也得时刻小心着。

陆涵提着心跳着舞自然就不放不开,有的舞步直接错乱开。不由的台底下的宾客议论纷纷,怎么一开始还好,稍微有点儿难度的动作就全都不行了。那意思仿佛在说,跳的不好穿得好有什么用,上台丢人现眼。

结果听着众人的低声议论她更加慌乱了。

几个转弯的时候,陆涵踮起脚尖准比做动作,突然不知怎的大叫一声摔倒在地。

蔼—

陆涵紧紧护着仙羽霓裳。这衣裳轻薄,好似已经不再她身上了一般,她就这么小心翼翼护着。尽管脚上的疼都快让她站不起来了,但也好比赤|裸|裸的站在众人面前要强。

音乐顿时停了。

所有人都屏住呼吸。

大夫人很得不轻,这陆府的两个庶女今天可是好给颜面。

“怎么回事,涵儿你怎么了。”潘氏焦急询问道。

“我也不知道,母亲,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陆涵眼眶一红委屈爆棚。

所有人都看着陆涵又看着秦楚。

刚刚陆涵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跳一跳舞突然就扑倒秦楚身上去了,秦楚坐的地方离她跳舞的地方挺近,然而说巧不巧的就往他的身上扑,秦楚就顺势给了她一巴掌,把她推到一边去。

结果此时就变成了这副样子。

“咳咳,母亲,我”陆涵身上也疼,还委屈,刚刚秦楚的那一巴掌并不轻,直接给她拍回台上去了。 本来跳舞的时候是想给秦王看的,所以慢慢的离了他近了一些,谁知道自己突然绊倒,他又给了自己一掌。

原本倒在他怀里,他顺势接住自己,然后借此在道一声感谢,两个人说不定就熟识了。只可惜陆涵的算盘打的好,此时的她委屈的梨花带雨。

坐在堂上的太后也是怒了,正抿着茶,重重的把茶盏放到桌子上,“怎么跳个舞还能往秦王身上扑,你是怎么回事?”

嫡女狂妃:纯禽王爷欺上身》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嫡女狂妃 或 纯禽王爷欺上身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感悟 | 老去的是年龄,不老的是气质

    作家村上春树曾说:“人不是慢慢变老的,而是一瞬变老的。”人变老,不是从第一道皱纹、第一根白发开始,而是从放弃自己那一刻开始。只有对自己不放弃的人,才能活成不怕老、不会老的人。有一种人,一辈子都不会老。岁月好像遗忘了他(她)们,老去的只是年龄,不老的却是气质和神色。那是因为他(她)们身上,都有下面这些特质,缺一不可:有一颗童心成年后依然保有一颗童心特别难得,这不是没心思、傻气,而是看过世界的残酷后,依然相信美好,始终保持着对事物的好奇心。这样的人离幸福更近,自然也会显得更年轻。注重日常仪表老年人绝

  • 翟一名说龙韬:并不是一味的工作,方是最好的

    ——以号相命,勿令之音当孔子弟子宓子贱,治理鲁邑单父的时候。师兄弟有若游历到此地,一见到宓子贱,便吃惊地说:你为何那么瘦呢?君王明知道我没有才能,却偏要我来治理单父,到此之后,我才发觉公事如此繁忙,我实在担心无法胜任,所以就瘦了。宓子贱回答,有若失望的说:以前,舜弹着五弦琴,唱着南风之诗:和暖的南风,解除了人民心中的怨恨。在吹着南风的时候,人民的财富也跟着增多,只是这样唱着歌,就把天下治理得那么好,而你只是治理单父这个小地方,竟如此担心消磨。那么,让你治理天下的话,后果将不堪设想。不要那么耿耿于

  • 赵俊涛:一份关于“纳雍诗歌现象”研讨的发言提纲

    赵俊涛1964年10月生于豫北平原,系贵州省作家协会理事,贵州省诗人协会党支部副书记。1982年开始文学创作,作品散见于《诗刊》《青年文学》《黄河诗报》《诗歌月报》《山花》《中国诗人》《新诗》《散文诗》等,入选《中国散文诗90年(1918-2007)》《中外华文散文诗作家作品大典》《中国当代汉诗年鉴》《大诗歌》《新世纪贵州12人诗选》《新世纪贵州文学大系》等重要选本。著有散文诗集《阳光的碎片》、诗集《在石头间穿行》《例外:赵俊涛诗选》、文学理论专著《散文诗的艺术》等,曾获第二届乌江文学奖、200

  • 【翰墨书韵,不忘初心】走进著名书法艺术家——相超

    相超,男,1935年生于江苏灌南,毕业于徐州师院,灌南县第二中学退休教师,现为国际美术家联合会会员,(台)中国书法家协会荣誉委员,(国际)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中国书画家协会理事,中国国学研究会研究员,亚洲书法家联合会——中国理事会理事,中华书法家协会终生荣誉主席,中国兰亭书画院终身名誉院长,中国书画名家研究会副会长,中国国学学会副主席,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书法师。并被多家艺术团体聘为理事、教授、高级荣誉顾问等。《相超书法作品欣赏》《相超书法作品欣赏》书法作品入编《中国书法全集》、《中国书

  • 张万忠书法行书作品欣赏

    行书是继草书、楷书之后,出现的一种书体。相传是后汉桓、灵帝时一位书法家刘德升所创,西晋时期的卫恒的《四体书势》里讲:“魏初有钟(繇)、胡(昭)两家,为行书法,具学于刘德升。”可惜刘德升没有留下墨迹。什么叫行书呢?简言之是在楷书的基础加以小的变化,书写起来很简便的书体,故而与楷书相间流行开来。行书是介乎草书和楷书之间的一种书体,它不象草书那样难写难认,又不象楷书那样严谨端庄。所以古人说它“非真非草”。它的特点是运用了一定草法,部分地简化了楷书的笔画,改变了楷书笔形,草化了楷书的结构。总之它比楷书流

  • 狗年说狗丨说到勤劳工作 我们可能不如一条狗 | 原创

    不要说到狗,就想到“斗鸡走狗”、“声色犬马”,说到勤劳工作,我们可能都不如一条狗。说到爱狗的古人,我第一个想到的是苏东坡。苏东坡养过一条狗,名叫乌嘴。而说到苏东坡与乌嘴的故事,那就不得不说他那首《咏狗诗》:乌喙本海獒,幸我为之主。食馀已瓠肥,终不忧鼎俎。昼驯识宾客,夜悍为门户。知我当北还,掉尾喜欲舞。跳踉趁童仆,吐舌喘汗雨。长桥不肯蹑,径渡清深浦。拍浮似鹅鸭,登岸剧虓虎。盗肉亦小疵,鞭箠当贳汝。再拜谢厚恩,天不遣言语。何当寄家书,黄耳定乃祖。在这首诗里,苏轼夸赞了自己养的这条狗乌嘴的种种优点,其

  • 农妇救下小白狐带回家疗养,农妇生病后有白衣少女请来道士诊治

    清朝时,三原县(今陕西咸阳)城郊外有户姓王的农户,为人善良,憨厚老实,靠种地为生,虽然家贫,娶妻徐氏,日子倒也过得去。这天傍晚时分,妻子徐氏在田间耕作,正要收拾农具回家,忽然听见林间传来两声犬吠,随后越来越近,转而就见有两条野狗追着一只血迹斑斑的小狐狸从林中奔了过来。只见这只小狐狸惊慌失措,狂奔而来,可是身后两只狗也拼命的紧追不舍,眼看就要将它扑倒!(网络图片:小白狐)徐氏见这狐狸可怜,就拿起锄头上前跟两条野狗斗了一阵,这才将两狗给驱赶走了。那小狐狸这时已经奄奄一息,徐氏就将它装进了竹筐中带回了

  • 金玉熙诗四首(专辑3)

    金玉熙诗四首(专辑3)2018诗歌HAPPYNEWYEAR各位家人,朋友:如果说一年有两个大日子,那就莫过于除夕和初一。除夕,告别旧岁,依依不舍,初一,开步新年,深情寄托,都反映了中华民族对時光的珍视。此刻,屋内还旧年留香,窗外已春光万里。在这难忘的早晨,我携夫人给大家拜年。祝大家在新的一年里;认真读书提高境界;辛勤工作,改善生活;忍让宽容,增进和谐;适量运动,健康体质。一句话,新年百旺,共交红运。奉献新词两首贺春。金玉熙2O18年2月16日,初一点绛唇除夕守夜积俗,银花火树明如昼。映屏歌舞,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