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家居风水 > 正文

完整版【谋妃之凤逆天下】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2017/11/13 4:38:48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字:谋妃之凤逆天下

第九章 听说过同心蛊吗

“你要娶我妹妹是吧。阅读fenleitong.com”肖凝缓了缓情绪,低声问道。

“不错,本世子与二小姐情投意合,私定终身,而与你,不过是婚约罢了。”苗云理倒不急着杀肖凝了,毕竟眼下的形式来看,肖凝就是本事再大也翻不出天去。

他倒要看看这个女人能说出什么来。

“你娶她,何故非要置我于死地?”肖凝的声音提高了几个分贝,夹着怒意。

“只有你死了,才能堵住悠悠众口。”苗云理说的理所当然,不觉得自己有什么错,一切都仿佛是天经地义。来自fenleitong.com

冷笑一声,肖凝明白,即使自己甘心被退婚,他们这对狗男女也不会放过自己的。

那么,不如玉石俱焚。

“怕是要让世子爷失望了。”肖凝一边说一边从袖子里取出一个小小的瓶子,在手中把玩着:“世子爷可知道这是什么?”

苗云理对着身后的弓箭手扬了扬手,面上倒有几分兴趣,他知道,此时的肖凝断不会拿出杂七杂八的东西来。

这些年肖府在皇城独大,一定有非凡的宝贝。

而这宝贝定不会落在肖岚手上,一定会在面前这个女人的手里的。

见苗云理挥退了弓箭手,缓缓上前一步,不想那些弓箭手也上前一步。完整版【谋妃之凤逆天下】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见状,肖凝只能站在原地,然后将瓶子缓缓打开,一只白色的小虫在火光下扭动着身子。

让苗云理一愣:“这是什么?”

不是他没有见识,这东西,似乎与他想像中的宝贝相差甚远。

“听说过同心蛊吗?”肖凝将瓷瓶盖好,笑了笑,一脸神秘。

“这是谁的?”苗云理当然听说过同心蛊,在东方皇朝,这同心蛊并不帘见。

此时,正院的门被推开,戴了面纱的肖岚却跑了出来:“肖凝,你这个贱人,你让奶娘给我吃了什么……”

肖凝侧身,给肖岚让路,让她直接投进了苗云理的怀抱,一边笑了笑:“奶娘的动作还真利落,不愧是肖府的人。”

苗云理这时才猛的惊喜,一手搂了肖岚,恨恨瞪着肖凝。

此时奶娘也拿了一个空掉的瓷瓶走了过来,视死如归的扬着头:“这可是夫人留给小姐的,现在偏宜二小姐了。原文http://www.fenleitong.com/

倚在苗云理身前的肖岚不住的干呕着,露在面纱外面的眼神有些狰狞,那样子恨不得吃肖凝和的肉,喝肖凝的血。

“让弓箭手都退出去。”肖凝笑了笑,边说边扬手:“二妹,这也可以检验一下世子对你的爱有多深。”

想到那条小虫在肖凝手里,肖岚不敢发疯的扑过去了,只是求救一样看着苗云理。

苗云理却犹豫不决,想着这一次能彻底的整死肖凝了,还能借着娶肖岚的名义,将肖家的一切收进镇南王府。

现在看来,如意算盘又要落空了。

正在几个人对峙的时候,奶娘却踉跄了一下:“大小姐不好了,后院起火了……你和二小姐的嫁装都在那边……”

“快,所有人都去救火……”苗云理大喊,不得不妥协了!

一时间院子里只余了肖凝,肖岚,奶娘和苗云理,四个人对立站着,面上都带着敌意。原文http://www.fenleitong.com/

“将同心蛊给我,我保证肖府无事。”苗云理瞪了肖凝半晌,才开口说道。

肖凝却笑了笑,看了看手中的瓷瓶:“你说的可是真的?”

那一笑,让天地都为之失色,五官更不似刚刚那样呆板,眼底十分灵动,让苗云理有一瞬间的呆愣。

“当然是真的。”苗云理很快恢复了神智,正了正脸色,一边搂紧了怀中的肖岚,心头却不是滋味。

“你当我是傻子啊,这东西在我手里,不是更安全吗?”肖凝冷笑,笑得嚣张跋扈:“天色不早了,姐要休息。”

毫不客气的下逐客令了。完整版【谋妃之凤逆天下】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你……”苗云理盯着肖凝手中的瓷瓶,双眼有些红,又低头看怀里咬牙切齿毁了容颜的女人,也想杀人,却生生忍了:“好!好!好!”

“将你怀中的女人也带走吧,免得她看到这条小虫受惊吓。”肖凝又补了一句,十分的目中无人。

妃色的唇在火光映衬下格外的诱惑。

眼如月牙,却带着危险的气息。

肖岚当然不想现在就去镇王府,绝对的名不正言不顺,更会毁了她的名声,可是同心蛊在肖凝手里,她根本不敢轻举妄动。

只能走一步是一步了。

第十章 龙袍陷害斩草除根

直到后院的火扑灭了,苗云理才心不甘情不愿的带人离开了。

大门一关好,奶娘就两腿一软坐了下去,后背的衣衫已经被汗湿透了。

“奶娘,你将这个收好。”肖凝随手将同心蛊丢给了奶娘:“你去休息吧,我去后院看看。”

肖府绝对不会无缘无故起火的。

几十箱嫁妆都齐齐摆放着,只有几个箱子被烧黑了,里面的东西更是乱七八糟的堆放着。

想是被翻过。

“什么人,出来吧。”肖凝的脑海里闪过一抹红衣身影,忙摇了摇头,那个人怎么会来帮助自己呢!

话落,大红色映入眼底,手中还捏着一把折扇:“肖大小姐,好手段。”

“你怎么又来了?”肖凝瞪着西门飘雪,不爽的问了一句。

“放火埃”西门飘雪摇着扇子,几分风流倜傥,更多的是逼人贵气。

却说得浑不在意。

肖凝知道刚刚没有西门飘雪,今天的事不好收场,这个人竟然出手帮了自己。

一边抬眼审视他:“你到底是什么人?”

这张脸倒是生的如花似玉,只是难掩眼底的凛冽霸气,这个人绝对不是泛泛之辈。

“现在不是研究这些的时候,我们研究研究这个东西吧。”西门飘雪手一扬,一袭龙袍从他的手中飞到了肖凝的怀中。

“这是什么?”肖凝下意识的接了过来,眼睛有些直,大脑一时间有些反映不过来,在这个年代,什么人能拥有龙袍?当然是皇上,除了皇上,私藏龙袍,绝对是谋逆之罪,满门抄斩必死无疑。

“哪里来的?”随即肖凝觉得自己刚刚有些白痴,挑眉,正了正脸色,沉声问道。

西门飘雪若想害自己,这件龙袍就够了,根本不必耍其它手段。

“你和你妹妹的嫁妆里面。”西门飘雪说的很轻松:“世子应该找的就是这东西。”

“他……”肖凝脸色暗了下来,低头看自己手里的龙袍,似乎有些想不通:“他要让肖府消失,轻而易举,用得着如此费尽心机吗!”

“他能毁了肖府,却不能除掉远在白虎关的肖老爷和肖夫人。”西门飘雪事不关己的扬着头,说得不痛不痒。

这的确与他没有什么关系。

他只是路过,就想救面前这个女人罢了。

“苗云理!”肖凝咬牙切齿的吐出三个字:“好,既然他如此作死,姐就成全他好了。”

看着肖凝气得有些红晕的小脸,西门飘雪的眼底闪过一抹揶揄,他相信肖凝说到能做到:“用我帮你吗?”

低头扯着龙袍的肖凝犹豫了一下,她明白,西门飘雪若要害自己,早就动手了,刚刚苗云理带人来封肖府,自己无暇分身顾有后院,是西门飘雪救了自己一次。

一用力占头:“用。”

她的确需要西门飘雪相助,因为镇南王府好闯,却未必好动手。

月黑风高,正是好时机。

“你准备怎么做?”西门飘雪脸上带着笑意,仿佛在讨论今天的天气如何。

肖凝却犹豫了一下,她是想将这龙袍送去镇南王府,却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了,到时候,苗云理不用想都知道是她肖凝干的。

她要让苗云理这辈子都不知道怎么栽的这个跟头。

“这个龙袍好处理吗?”肖凝看向西门飘雪,这个人的身份,她也隐约知道。

西门飘雪笑了笑,肖凝能问自己,表示她开始信任自己了,这是一个好的开始,轻轻点头:“交给我,或者有一天,能派上用场的。”

看着西门飘雪的笑脸,黑眸却深邃如井,肖凝知道这个男人绝不是善类,一时间有些犹豫,怕会纠缠不休。

可是想想眼下,她的确需要这个男人出手相助。

便点了点头,又将龙袍交给西门飘雪:“你可知道镇南王府有什么镇府之宝?”

“你要顺宝贝?”西门飘雪倒是很讲究的说道,没有用偷字,只是又有些失望,他本以为肖凝能绝地反击,不想……“算是吧。”肖凝却点了点头:“要是你觉得不屑,就算了。”

心底却有些失望,浅浅的。

第十一章 嚣张的盗贼

看着肖凝,西门飘雪手中的扇子不自觉的拍了拍她的肩膀:“这个没问题,镇南王府,我熟,我带你去库房。”

却换来肖凝一脸防备的眼神,镇南王府,他熟,这话怎么听,自己都似乎要掉进陷阱里了。

“放心,我要害你,不用这么费尽心机。”西门飘雪的笑更深了,上前一步,拉近与肖凝的距离:“刚刚大可以让他们将龙袍收走,不是吗!”

肖凝脸一热,忙后退,拉开与西门飘雪的距离:“那我们行动吧。”

西门飘雪和肖凝一前一后摸进了镇南王府。

一路上,西门飘雪将镇南王府的地势简要说了一遍,对于过目不忘的肖凝来说,已经在脑海里清晰的勾勒出王府的地形图了。

王府的护院武功虽高,却不会影响西门飘雪和肖凝的计划。

守在库房外的老刀,才是大患。

这一点,西门飘雪也对肖凝说过,他的任务就是引开那个老者。

其实不难想像,这王府的库房里绝对有秘密!

不然不会派一位绝世高手守在那里。

肖凝先隐在暗处,看到西门飘雪影子一样飘到了库房外面,晃了一下身,已经抛出了一枚石子,更有一枚暗器。

老刀本是隐在暗处,听到有异动,却没有动,不想一枚暗器直扑自己面门而来,想是遇到了高手。

一个闪身便追向了西门飘雪。

在这东方皇朝,能发现老刀存在的人都不多,所以,老刀知道来者不善,他不能让对方离开!

而肖凝则趁机几个起落站到了库房的门前。

那巨大的锁头对肖凝来说,根本就是摆设,一根簪子,一秒钟时间,一切搞定!

库房门打开的时候,声音有些刺耳,远处的西门飘雪正与老刀打的火热,难分上下。

听到声音的老刀却是身形一顿,暗道不好!

想要退出战圈,却有些身不由己。

西门飘雪纠缠着老刀,根本不用全力,就将他困在这里了。

面前的年轻人蒙着脸面,老刀无法辨别出来,眼底已经溢上了杀意。

走进库房的肖凝隐了呼吸,更随时处理掉自己的脚印,看了看四周,发现这里堆积的不过是一些古董字画,不是什么价值连城的东西。

又快速跑上了二楼,相对来说,这里装修也精致了许多,让肖凝多看了几眼,心下明白,苗家的秘密应该就在这里。

她想要毁了苗家,短时间内是做不到的,最多是让苗云理不好过。

在一处角落里,肖凝看到一个书本样的东西,顺手取了过来,下面却是一个精致的木盒,拿在手心试着打开,却发现这盒子很先进,竟然打不开!

盒子侧有一个小手柄,能左右转动。

看来,要打开,需要“密码。”

这个倒也难不倒肖凝,她放在耳边转动了几下,耳朵轻轻动了一下,然后,左右按顺序拧了一遍,“咔嚓!”盒子应声而开,里面静静躺着一张地图。

肖凝明白这绝对是一张极重要的地图,不然不会藏在这里,嘴角扯了扯,叠好贴身收了。

然后又将那日从苗云理身上顺来的令牌扔进了木盒里,盖好,放回原处,看了看手中的书,脸色一紧,也据为己有了。

此时门外却传来吵闹声。

无法脱身的老刀见无法摆脱西门飘雪的纠缠,便放了信号弹。

信号弹一亮,镇南王苗镇远第一时间就从卧房冲了出来,直奔库房而来。

一走来,见房门大开,里面却黑漆漆的一片,不见老刀的身影,心也狠狠的沉了下去,快速带人冲进了库房。

想也没想,直奔二楼而去。

此时,库房里点了烛火,亮如白昼,不管是什么人,都无所遁形。

却是放眼放去,一切都未变,完好无损,甚至连脚印都没有。

让苗镇远心里疑惑,一边上前检查,在看到那本书不翼而飞时,苗镇远的身体险些无法支撑栽倒下去。

快速拿出木盒,打开,却惊在当地。

他几乎以为自己眼花了。

随即便是震怒,拿出木盒里的令牌,双手都有些颤抖了,四十出头的脸上本是没有什么皱纹的,就这一刻,似乎长出了十几条。

整个人都苍老了几分。

“苗云理。”苗镇远怒吼一声,声震四方,险些吐出一口血来。

随后赶过来的苗云理有些莫明,听到这喊声,知道是他的父王生气了,而且气的不轻。

也没敢犹豫,快速进了库房,上了二楼。

第十二章 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父王,是不是府上遭贼了,丢了什么?”苗云理一边说着一边四处看了看,没有看到什么异样,就看到苗镇远杀人一样的目光瞪着自己。

下意识的后退了一下。

“你刚刚去了哪里?”苗镇远的语气极重,带着浓浓的戾气,恨恨瞪着面前的儿子,责问着。

苗云理却犹豫了一下,移开视线:“我就在房间里了。”

“真的吗?”苗镇远的声音提高了几分,双眼如鹰隼一般。

这样的苗镇远更让苗云理心虚,狠狠低下头去,却还是嘴硬的说道:“父王,我真的一直都在房间里了。”

“这是什么?”苗镇远用力将木盒子摔到了苗云理的身上,“哗啦”一声,散了一地。

苗云理的令牌赫然躺在那里。

“这……”苗云理大惊失色,下意识的摸向自己的腰间,却摸了个空,俊颜一凛,额头便出了一层细密的冷汗,看向苗镇远:“父王,儿子没有来过库房,绝对没有。”

而见库房这边灯火通明的西门飘雪也不再纠缠老刀,闪身便走。

方向却是苗云理的院子!

途中正遇上快速跑来的肖凝。

看到西门飘雪,肖凝不自觉的笑了笑,难得的,他们两个人竟然想到了一处了。

“你是怎么出来的?”西门飘雪对这镇南王府十分熟悉,竟然来去自如,更躲过了一旁的下人。

“库房二楼有窗户。”肖凝本不想多说,却还是解释了一句。

却是这说话声引来麻烦。

“你们是什么人?”女子显然是府上的丫头,见到两个蒙着面纱的人,警惕心大起,一脸的防备。

见无处可躲,肖凝拉下了面纱,淡淡一笑:“我是未来的世子妃啊!”

那丫头一愣,满脸的不可思议。

下一秒,肖凝抬手就掐住了那丫鬟的脖子,再一用力,“卡巴”就捏断了,丫鬟还处在震惊中,到死眼底都是惊骇!

西门飘雪早就见过肖凝杀人不眨眼,此时倒是浑不在意了。

“藏在树后面。”西门飘雪拎着断了气的丫鬟扔到了林子深处,带了掩饰的味道。

“藏得隐蔽一些。”肖凝倒是一脸赞同,这样才能更完美的给苗云理抹黑……想到苗云理接下来的处境,肖凝就觉得出了一口恶气。

就是不能弄死他,也能“你进房间,我守在外面。”西门飘雪站在窗角处,低声说着:“动作要快,那边已经闹起来了!我们的时间不多。”

两人倒是很有默契。

看了西门飘雪一眼,肖凝心下微微一动,这个人似乎十分了解自己的一举一动,更知道自己下一秒要做什么。

竟然如此了得?是朋友还好,若是敌人……想想都觉得脊背生寒。

西门飘雪给了她一个了然的眼神,抬手敲了敲房间的门,再躲到了暗处。

听到敲门声出来的大丫头拧着眉头四处看了看,有些奇怪的“咦”了一声:“什么人在这里?”

却没有回答声。

没有得到回答的大丫头便又回到了房间,继续手上没有忙完的工作。

而这一进一出的时间,对肖凝来说足够了,她将自己的夜行衣快速脱下来直接塞到了苗云理的床下,还有意露出一个衣角。

再从窗户翻身跳了出来,与西门飘雪一路顺着后门离开了。

至于镇南王府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他们完全可以预料得到。

只看苗云理在镇南王心中的地位如何了,要知道肖凝偷来的东西可不一般。

能那样收着,绝对是至宝。

顺利出了镇南王府,西门飘雪没有多问一句话,只是将肖凝送到了肖府门外,手中的扇子又摇了摇,一脸的淡定如初:“睡个好觉,明天还要比试。”

带了几分关心的味道。

竟然介于朋友和陌生人之间的感觉。

扯出一抹大大的笑,此刻的肖凝心情极好,所以,用力点头:“放心好了,今天有苗云理忙的,一定让他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黄河……有这样的河吗?”西门飘雪正要转身离开,却转过头认真的看着肖凝,暗夜里,只看到她褶褶生辉的双眸。

“或者有。”肖凝还是笑着,她此时看西门飘雪倒是满顺眼的,没了最初的敌意。

不管这个人是出于什么目的帮助自己,他们现在却有一个共同对付的人——苗云理。

只要这样就够了。

这边上演着温馨画面,镇南王府却是乌烟瘴气。

第十三章 一定是有人陷害我

苗镇远见苗云理支支吾吾的说不清楚,气恼万分,心底更笃定这个儿子要攥权,瞪着眼睛:“你今天不说,我只能去搜你的房间了。”

听说父亲要搜房间,苗云理的面上倒是一轻:“好,父王如此不信任儿子,儿子也无话可说,这令牌是我的,可是我不知道它为什么会在这里。”

反正他笃定自己的父亲搜不到东西,因为他是身正不怕影子歪。

一队人浩浩荡荡的进了苗云理的院子,大丫头此时却慌里慌张的跑了出来,脸色苍白:“王爷……世子爷!小雨,小雨她……死了。”

苗云理心头暗道不好,这小雨死的太不是时候了。

难免不会被疑作杀人灭口了。

苗镇远站在院门前,深深看了儿子一眼,大手一挥推开房门,亲自去搜了!

当苗镇远拿着夜行衣走出来的时候,苗云理终于有些支撑不住了,上前一步跪到了苗镇远面前:“父王,这,这不是我不做的,一定是有人陷害我!”

“哼!”苗镇远冷着脸,瞪着自己的儿子,双眼欲要喷出火来,他计划了这么多年,没想到,自己的儿子竟然要毁了他的一切:“来人,将世子绑了。”

“父王……我什么也没有做,我为什么要偷府上的东西?而且,苏二小姐还在府上。”苗云理怎么也想不通是什么人害自己,此时只能用肖岚说事了。

听到苗云理的话,苗镇远脸色更黑了,却只能恨恨瞪着他:“好好好!这件事,本王一定会查得水落石出,到那一日,你这世子之位也不必坐了!”

一觉睡到天亮,还在睡梦中的肖凝被李婆敲门敲醒了。

“小姐,比试时间到了。”李婆的声音中满是无奈:“二小姐……在世子府上,一定早早做好准备了,小姐再不去,就表示认输,五局三胜,今天若是再输……”

后面的话,李婆说不下去了。

肖府现在没有能力与镇南王府抗衡,若是镇南王也同意世子的做法,大小姐就避免不了被卖去青楼了。

“今天比什么?”肖凝下意识的问了一句,一边快速将李婆准备好的衣衫穿了。

“箭。”李婆一脸的忧伤,她一手带大了大小姐,对这个小姐的性情是十分了解的,这箭,小姐根本见都没有见过吧,如何比?至于大小姐的变化,她想不通,一般想不通,她也就不想了,直接接受了。

就算昨天逃过了一劫,今天也难逃厄运了。

李婆一边想一边抬手抓了肖凝的手腕:“小姐,你还是逃吧,李婆在这里顶着。”

“逃?为什么要逃?我还怕他们不成。”肖凝倒是即来之则安之,没有不适,也没有不安,她只是想亲手掐死前世今生都是自己未婚夫,都叫苗云理的镇南王世子。

不过,她今天更想看看苗云理怎么样了,不知道昨天有没有被关进王府天牢,虽然说虎毒不食子,却也要看这个儿子怎么样了。

若是儿子想吃老子呢?贴身放着地图她看过,却没有看明白,倒也不急。

“可是……箭……”李婆比划了一下。

肖凝压下情绪,笑了笑:“奶娘,我知道是箭。”

开始洗漱,梳妆,动作十分利落。

不到半柱香的时候,已经出了肖府。

奶娘不放心的嘱咐了几句,才看着肖凝上了马车。

狩猎场四周围满了人,都在等着看肖家两位小姐的热闹呢。

前两场比试肖大小姐完败,若是今天再输,就能就地起价卖掉了,原太师府的千金大小姐,买回去做个妾室,是何等感觉碍…此时有多少人盯着呢。

等在场中央的肖岚脸上蒙了面纱,额头还有红色的斑点,似乎已经上过药了。

正恨恨瞪着下了马车缓步走来的肖凝。

今日的肖凝还是昨日的衣衫,却是面色清新了许多,长发拢在脑后,干净利落,露出光洁的额头。

面上没有表情,十足的面瘫脸。

不过,却不得不承认,即使是面瘫,也是艳绝天下,绝世无双的貌美。

苗云理坐在高位,冷眼看着走来的肖凝,倒也是英姿勃发,一表人才,就是眼角眉稍满是疲 惫之色。

“时间刚刚好。”一旁的监官低声对苗云理说道,面上有些可惜。

第十四章 坐地起价卖给在场的人

“准备一下,开始吧。”苗云理昨日在肖凝的手上吃了亏,今日看她的眼神更如猛虎一般,随时有将她生吞活剥的冲动。

站在下方的肖凝大大方方的回视着肖岚,更是一脸的姐妹情深:“妹妹,你昨天受苦了,今日若是不方便,可以推迟一日的。”

这话明明就是在附和市井传言——肖岚昨天被糟蹋了……高台一旁的坐位上还有几位年轻公子,肖凝一眼便认出了大红衣衫,手持摇扇,却一脸冷芒,眼底明显看好戏的西门飘雪。

四目相对,西门飘雪还用眼神示意肖凝要小心。

等到肖凝再转头看比赛场地时,已经布置好了一切,两副一模一样的弓箭,十米开外是箭靶,箭靶一旁是两个高架,高架下吊下两串铜钱。

高架的一旁是两个鸟笼,笼中各有一只鸟在欢叫着,还不知道成了箭靶的命运。

这样高难度的比试,别说手不提肩不能扛的千金小姐,就是战场上的将士也未必能全数通过。

这样想着,肖凝看了一眼肖岚,她却是老神在在,把握十足的样子。

倒让肖凝高看了一眼,这个白痴女人若是玩得一手好箭,也值得狂妄。

她却不知,之所以安排的难度系数就么高,就是想逼肖凝认输的,放在原来的肖凝身上,这架势一定让她直接跪地求饶了!

被家族养的太好,关键时刻,一无是处。

众人也都顺着肖凝的视线看过去,台上的人更是看戏一样,苗云理和肖岚则等着肖凝跪地求饶,也能扳回昨天的一局了。

不想肖凝却走到一副弓箭旁边,数了一下,只有三支箭羽,扯了扯嘴角,便站在了原地,一脸轻蔑的看向肖岚:“开始吧。”

众人皆是一愣,她竟然没有认输求饶?肖岚站在原地也懵了,抬头去看苗云理。

瞪了肖凝一眼,苗云理也安慰的看向肖岚,然后一扬手:“开始吧,不管用什么办法,射中箭靶,射断铜钱,还有一会儿笼中飞出的鸟,就算胜利,有一个环节出错,便算输。”

这样高难度的比试,在军中也没有吧。

听了苗云理的话,围观众人开始议论纷纷。

拉开弓的肖凝随着苗云理的话落,长箭已经飞了出去,如流星追月一般在空中划出一道弧度,然后“当”的一声钉在了箭靶上。

快到人们都有些反映不过来。

还在等着肖凝求饶认输的苗云理更是抽了一口冷气,不可思议的瞪着箭靶上还在晃动的箭。

一旁的肖岚更是惊得目瞪口呆,面纱外露出的眸子里除了震惊还是震惊。

一边看了看自己脚边的弓箭,那弓她根本拉也拉不开。

看来今天是要认输了。

“还要继续吗?还是你认输求饶?”肖凝高傲的扬着头,瞪着肖岚。

这个一心要弄死自己的妹妹,她当然不会手软,这一次一定要赢的彻底,让这个妹妹坐地起价,卖给在场的人!

“还有两场比试。”苗云理沉着依旧,语气更是淡定如初,刚刚的吃惊表情已经收回去了,一边指了指高架上的铜钱和笼中的飞鸟:“只有全部通过,才算赢。”

已经没了底气了肖岚这时也站了起来,用力点头:“没错,姐姐你得意的太早了。”

语气里也多了几分得意,她相信,肖凝是斗不过镇南王府的。

虽然昨天夜里有人陷害苗云理,一时间还说不清楚,她却坚信,苗云理会没事!

“好,你有种。”肖凝冷哼,看着这张毁的差不多的脸,直接无视掉了。

调头再拉开了手中的弓,搭箭,描准,想她从小到大除了用飞针杀人,就是偷东西,手上功夫绝对了得,这射箭根本不在话下。

谋妃之凤逆天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谋妃之凤逆天下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感悟 | 老去的是年龄,不老的是气质

    作家村上春树曾说:“人不是慢慢变老的,而是一瞬变老的。”人变老,不是从第一道皱纹、第一根白发开始,而是从放弃自己那一刻开始。只有对自己不放弃的人,才能活成不怕老、不会老的人。有一种人,一辈子都不会老。岁月好像遗忘了他(她)们,老去的只是年龄,不老的却是气质和神色。那是因为他(她)们身上,都有下面这些特质,缺一不可:有一颗童心成年后依然保有一颗童心特别难得,这不是没心思、傻气,而是看过世界的残酷后,依然相信美好,始终保持着对事物的好奇心。这样的人离幸福更近,自然也会显得更年轻。注重日常仪表老年人绝

  • 翟一名说龙韬:并不是一味的工作,方是最好的

    ——以号相命,勿令之音当孔子弟子宓子贱,治理鲁邑单父的时候。师兄弟有若游历到此地,一见到宓子贱,便吃惊地说:你为何那么瘦呢?君王明知道我没有才能,却偏要我来治理单父,到此之后,我才发觉公事如此繁忙,我实在担心无法胜任,所以就瘦了。宓子贱回答,有若失望的说:以前,舜弹着五弦琴,唱着南风之诗:和暖的南风,解除了人民心中的怨恨。在吹着南风的时候,人民的财富也跟着增多,只是这样唱着歌,就把天下治理得那么好,而你只是治理单父这个小地方,竟如此担心消磨。那么,让你治理天下的话,后果将不堪设想。不要那么耿耿于

  • 赵俊涛:一份关于“纳雍诗歌现象”研讨的发言提纲

    赵俊涛1964年10月生于豫北平原,系贵州省作家协会理事,贵州省诗人协会党支部副书记。1982年开始文学创作,作品散见于《诗刊》《青年文学》《黄河诗报》《诗歌月报》《山花》《中国诗人》《新诗》《散文诗》等,入选《中国散文诗90年(1918-2007)》《中外华文散文诗作家作品大典》《中国当代汉诗年鉴》《大诗歌》《新世纪贵州12人诗选》《新世纪贵州文学大系》等重要选本。著有散文诗集《阳光的碎片》、诗集《在石头间穿行》《例外:赵俊涛诗选》、文学理论专著《散文诗的艺术》等,曾获第二届乌江文学奖、200

  • 【翰墨书韵,不忘初心】走进著名书法艺术家——相超

    相超,男,1935年生于江苏灌南,毕业于徐州师院,灌南县第二中学退休教师,现为国际美术家联合会会员,(台)中国书法家协会荣誉委员,(国际)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中国书画家协会理事,中国国学研究会研究员,亚洲书法家联合会——中国理事会理事,中华书法家协会终生荣誉主席,中国兰亭书画院终身名誉院长,中国书画名家研究会副会长,中国国学学会副主席,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书法师。并被多家艺术团体聘为理事、教授、高级荣誉顾问等。《相超书法作品欣赏》《相超书法作品欣赏》书法作品入编《中国书法全集》、《中国书

  • 张万忠书法行书作品欣赏

    行书是继草书、楷书之后,出现的一种书体。相传是后汉桓、灵帝时一位书法家刘德升所创,西晋时期的卫恒的《四体书势》里讲:“魏初有钟(繇)、胡(昭)两家,为行书法,具学于刘德升。”可惜刘德升没有留下墨迹。什么叫行书呢?简言之是在楷书的基础加以小的变化,书写起来很简便的书体,故而与楷书相间流行开来。行书是介乎草书和楷书之间的一种书体,它不象草书那样难写难认,又不象楷书那样严谨端庄。所以古人说它“非真非草”。它的特点是运用了一定草法,部分地简化了楷书的笔画,改变了楷书笔形,草化了楷书的结构。总之它比楷书流

  • 狗年说狗丨说到勤劳工作 我们可能不如一条狗 | 原创

    不要说到狗,就想到“斗鸡走狗”、“声色犬马”,说到勤劳工作,我们可能都不如一条狗。说到爱狗的古人,我第一个想到的是苏东坡。苏东坡养过一条狗,名叫乌嘴。而说到苏东坡与乌嘴的故事,那就不得不说他那首《咏狗诗》:乌喙本海獒,幸我为之主。食馀已瓠肥,终不忧鼎俎。昼驯识宾客,夜悍为门户。知我当北还,掉尾喜欲舞。跳踉趁童仆,吐舌喘汗雨。长桥不肯蹑,径渡清深浦。拍浮似鹅鸭,登岸剧虓虎。盗肉亦小疵,鞭箠当贳汝。再拜谢厚恩,天不遣言语。何当寄家书,黄耳定乃祖。在这首诗里,苏轼夸赞了自己养的这条狗乌嘴的种种优点,其

  • 农妇救下小白狐带回家疗养,农妇生病后有白衣少女请来道士诊治

    清朝时,三原县(今陕西咸阳)城郊外有户姓王的农户,为人善良,憨厚老实,靠种地为生,虽然家贫,娶妻徐氏,日子倒也过得去。这天傍晚时分,妻子徐氏在田间耕作,正要收拾农具回家,忽然听见林间传来两声犬吠,随后越来越近,转而就见有两条野狗追着一只血迹斑斑的小狐狸从林中奔了过来。只见这只小狐狸惊慌失措,狂奔而来,可是身后两只狗也拼命的紧追不舍,眼看就要将它扑倒!(网络图片:小白狐)徐氏见这狐狸可怜,就拿起锄头上前跟两条野狗斗了一阵,这才将两狗给驱赶走了。那小狐狸这时已经奄奄一息,徐氏就将它装进了竹筐中带回了

  • 金玉熙诗四首(专辑3)

    金玉熙诗四首(专辑3)2018诗歌HAPPYNEWYEAR各位家人,朋友:如果说一年有两个大日子,那就莫过于除夕和初一。除夕,告别旧岁,依依不舍,初一,开步新年,深情寄托,都反映了中华民族对時光的珍视。此刻,屋内还旧年留香,窗外已春光万里。在这难忘的早晨,我携夫人给大家拜年。祝大家在新的一年里;认真读书提高境界;辛勤工作,改善生活;忍让宽容,增进和谐;适量运动,健康体质。一句话,新年百旺,共交红运。奉献新词两首贺春。金玉熙2O18年2月16日,初一点绛唇除夕守夜积俗,银花火树明如昼。映屏歌舞,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