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家居风水 > 正文

完整版【谋妃之凤逆天下】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2017/11/13 4:38:48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字:谋妃之凤逆天下

第九章 听说过同心蛊吗

“你要娶我妹妹是吧。推荐fenleitong.com”肖凝缓了缓情绪,低声问道。

“不错,本世子与二小姐情投意合,私定终身,而与你,不过是婚约罢了。”苗云理倒不急着杀肖凝了,毕竟眼下的形式来看,肖凝就是本事再大也翻不出天去。

他倒要看看这个女人能说出什么来。

“你娶她,何故非要置我于死地?”肖凝的声音提高了几个分贝,夹着怒意。

“只有你死了,才能堵住悠悠众口。”苗云理说的理所当然,不觉得自己有什么错,一切都仿佛是天经地义。来自fenleitong.com

冷笑一声,肖凝明白,即使自己甘心被退婚,他们这对狗男女也不会放过自己的。

那么,不如玉石俱焚。

“怕是要让世子爷失望了。”肖凝一边说一边从袖子里取出一个小小的瓶子,在手中把玩着:“世子爷可知道这是什么?”

苗云理对着身后的弓箭手扬了扬手,面上倒有几分兴趣,他知道,此时的肖凝断不会拿出杂七杂八的东西来。

这些年肖府在皇城独大,一定有非凡的宝贝。

而这宝贝定不会落在肖岚手上,一定会在面前这个女人的手里的。

见苗云理挥退了弓箭手,缓缓上前一步,不想那些弓箭手也上前一步。来自http://www.fenleitong.com/

见状,肖凝只能站在原地,然后将瓶子缓缓打开,一只白色的小虫在火光下扭动着身子。

让苗云理一愣:“这是什么?”

不是他没有见识,这东西,似乎与他想像中的宝贝相差甚远。

“听说过同心蛊吗?”肖凝将瓷瓶盖好,笑了笑,一脸神秘。

“这是谁的?”苗云理当然听说过同心蛊,在东方皇朝,这同心蛊并不帘见。

此时,正院的门被推开,戴了面纱的肖岚却跑了出来:“肖凝,你这个贱人,你让奶娘给我吃了什么……”

肖凝侧身,给肖岚让路,让她直接投进了苗云理的怀抱,一边笑了笑:“奶娘的动作还真利落,不愧是肖府的人。”

苗云理这时才猛的惊喜,一手搂了肖岚,恨恨瞪着肖凝。

此时奶娘也拿了一个空掉的瓷瓶走了过来,视死如归的扬着头:“这可是夫人留给小姐的,现在偏宜二小姐了。网站fenleitong.com

倚在苗云理身前的肖岚不住的干呕着,露在面纱外面的眼神有些狰狞,那样子恨不得吃肖凝和的肉,喝肖凝的血。

“让弓箭手都退出去。”肖凝笑了笑,边说边扬手:“二妹,这也可以检验一下世子对你的爱有多深。”

想到那条小虫在肖凝手里,肖岚不敢发疯的扑过去了,只是求救一样看着苗云理。

苗云理却犹豫不决,想着这一次能彻底的整死肖凝了,还能借着娶肖岚的名义,将肖家的一切收进镇南王府。

现在看来,如意算盘又要落空了。

正在几个人对峙的时候,奶娘却踉跄了一下:“大小姐不好了,后院起火了……你和二小姐的嫁装都在那边……”

“快,所有人都去救火……”苗云理大喊,不得不妥协了!

一时间院子里只余了肖凝,肖岚,奶娘和苗云理,四个人对立站着,面上都带着敌意。完整版【谋妃之凤逆天下】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将同心蛊给我,我保证肖府无事。”苗云理瞪了肖凝半晌,才开口说道。

肖凝却笑了笑,看了看手中的瓷瓶:“你说的可是真的?”

那一笑,让天地都为之失色,五官更不似刚刚那样呆板,眼底十分灵动,让苗云理有一瞬间的呆愣。

“当然是真的。”苗云理很快恢复了神智,正了正脸色,一边搂紧了怀中的肖岚,心头却不是滋味。

“你当我是傻子啊,这东西在我手里,不是更安全吗?”肖凝冷笑,笑得嚣张跋扈:“天色不早了,姐要休息。”

毫不客气的下逐客令了。原文fenleitong.com

“你……”苗云理盯着肖凝手中的瓷瓶,双眼有些红,又低头看怀里咬牙切齿毁了容颜的女人,也想杀人,却生生忍了:“好!好!好!”

“将你怀中的女人也带走吧,免得她看到这条小虫受惊吓。”肖凝又补了一句,十分的目中无人。

妃色的唇在火光映衬下格外的诱惑。

眼如月牙,却带着危险的气息。

肖岚当然不想现在就去镇王府,绝对的名不正言不顺,更会毁了她的名声,可是同心蛊在肖凝手里,她根本不敢轻举妄动。

只能走一步是一步了。

第十章 龙袍陷害斩草除根

直到后院的火扑灭了,苗云理才心不甘情不愿的带人离开了。

大门一关好,奶娘就两腿一软坐了下去,后背的衣衫已经被汗湿透了。

“奶娘,你将这个收好。”肖凝随手将同心蛊丢给了奶娘:“你去休息吧,我去后院看看。”

肖府绝对不会无缘无故起火的。

几十箱嫁妆都齐齐摆放着,只有几个箱子被烧黑了,里面的东西更是乱七八糟的堆放着。

想是被翻过。

“什么人,出来吧。”肖凝的脑海里闪过一抹红衣身影,忙摇了摇头,那个人怎么会来帮助自己呢!

话落,大红色映入眼底,手中还捏着一把折扇:“肖大小姐,好手段。”

“你怎么又来了?”肖凝瞪着西门飘雪,不爽的问了一句。

“放火埃”西门飘雪摇着扇子,几分风流倜傥,更多的是逼人贵气。

却说得浑不在意。

肖凝知道刚刚没有西门飘雪,今天的事不好收场,这个人竟然出手帮了自己。

一边抬眼审视他:“你到底是什么人?”

这张脸倒是生的如花似玉,只是难掩眼底的凛冽霸气,这个人绝对不是泛泛之辈。

“现在不是研究这些的时候,我们研究研究这个东西吧。”西门飘雪手一扬,一袭龙袍从他的手中飞到了肖凝的怀中。

“这是什么?”肖凝下意识的接了过来,眼睛有些直,大脑一时间有些反映不过来,在这个年代,什么人能拥有龙袍?当然是皇上,除了皇上,私藏龙袍,绝对是谋逆之罪,满门抄斩必死无疑。

“哪里来的?”随即肖凝觉得自己刚刚有些白痴,挑眉,正了正脸色,沉声问道。

西门飘雪若想害自己,这件龙袍就够了,根本不必耍其它手段。

“你和你妹妹的嫁妆里面。”西门飘雪说的很轻松:“世子应该找的就是这东西。”

“他……”肖凝脸色暗了下来,低头看自己手里的龙袍,似乎有些想不通:“他要让肖府消失,轻而易举,用得着如此费尽心机吗!”

“他能毁了肖府,却不能除掉远在白虎关的肖老爷和肖夫人。”西门飘雪事不关己的扬着头,说得不痛不痒。

这的确与他没有什么关系。

他只是路过,就想救面前这个女人罢了。

“苗云理!”肖凝咬牙切齿的吐出三个字:“好,既然他如此作死,姐就成全他好了。”

看着肖凝气得有些红晕的小脸,西门飘雪的眼底闪过一抹揶揄,他相信肖凝说到能做到:“用我帮你吗?”

低头扯着龙袍的肖凝犹豫了一下,她明白,西门飘雪若要害自己,早就动手了,刚刚苗云理带人来封肖府,自己无暇分身顾有后院,是西门飘雪救了自己一次。

一用力占头:“用。”

她的确需要西门飘雪相助,因为镇南王府好闯,却未必好动手。

月黑风高,正是好时机。

“你准备怎么做?”西门飘雪脸上带着笑意,仿佛在讨论今天的天气如何。

肖凝却犹豫了一下,她是想将这龙袍送去镇南王府,却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了,到时候,苗云理不用想都知道是她肖凝干的。

她要让苗云理这辈子都不知道怎么栽的这个跟头。

“这个龙袍好处理吗?”肖凝看向西门飘雪,这个人的身份,她也隐约知道。

西门飘雪笑了笑,肖凝能问自己,表示她开始信任自己了,这是一个好的开始,轻轻点头:“交给我,或者有一天,能派上用场的。”

看着西门飘雪的笑脸,黑眸却深邃如井,肖凝知道这个男人绝不是善类,一时间有些犹豫,怕会纠缠不休。

可是想想眼下,她的确需要这个男人出手相助。

便点了点头,又将龙袍交给西门飘雪:“你可知道镇南王府有什么镇府之宝?”

“你要顺宝贝?”西门飘雪倒是很讲究的说道,没有用偷字,只是又有些失望,他本以为肖凝能绝地反击,不想……“算是吧。”肖凝却点了点头:“要是你觉得不屑,就算了。”

心底却有些失望,浅浅的。

第十一章 嚣张的盗贼

看着肖凝,西门飘雪手中的扇子不自觉的拍了拍她的肩膀:“这个没问题,镇南王府,我熟,我带你去库房。”

却换来肖凝一脸防备的眼神,镇南王府,他熟,这话怎么听,自己都似乎要掉进陷阱里了。

“放心,我要害你,不用这么费尽心机。”西门飘雪的笑更深了,上前一步,拉近与肖凝的距离:“刚刚大可以让他们将龙袍收走,不是吗!”

肖凝脸一热,忙后退,拉开与西门飘雪的距离:“那我们行动吧。”

西门飘雪和肖凝一前一后摸进了镇南王府。

一路上,西门飘雪将镇南王府的地势简要说了一遍,对于过目不忘的肖凝来说,已经在脑海里清晰的勾勒出王府的地形图了。

王府的护院武功虽高,却不会影响西门飘雪和肖凝的计划。

守在库房外的老刀,才是大患。

这一点,西门飘雪也对肖凝说过,他的任务就是引开那个老者。

其实不难想像,这王府的库房里绝对有秘密!

不然不会派一位绝世高手守在那里。

肖凝先隐在暗处,看到西门飘雪影子一样飘到了库房外面,晃了一下身,已经抛出了一枚石子,更有一枚暗器。

老刀本是隐在暗处,听到有异动,却没有动,不想一枚暗器直扑自己面门而来,想是遇到了高手。

一个闪身便追向了西门飘雪。

在这东方皇朝,能发现老刀存在的人都不多,所以,老刀知道来者不善,他不能让对方离开!

而肖凝则趁机几个起落站到了库房的门前。

那巨大的锁头对肖凝来说,根本就是摆设,一根簪子,一秒钟时间,一切搞定!

库房门打开的时候,声音有些刺耳,远处的西门飘雪正与老刀打的火热,难分上下。

听到声音的老刀却是身形一顿,暗道不好!

想要退出战圈,却有些身不由己。

西门飘雪纠缠着老刀,根本不用全力,就将他困在这里了。

面前的年轻人蒙着脸面,老刀无法辨别出来,眼底已经溢上了杀意。

走进库房的肖凝隐了呼吸,更随时处理掉自己的脚印,看了看四周,发现这里堆积的不过是一些古董字画,不是什么价值连城的东西。

又快速跑上了二楼,相对来说,这里装修也精致了许多,让肖凝多看了几眼,心下明白,苗家的秘密应该就在这里。

她想要毁了苗家,短时间内是做不到的,最多是让苗云理不好过。

在一处角落里,肖凝看到一个书本样的东西,顺手取了过来,下面却是一个精致的木盒,拿在手心试着打开,却发现这盒子很先进,竟然打不开!

盒子侧有一个小手柄,能左右转动。

看来,要打开,需要“密码。”

这个倒也难不倒肖凝,她放在耳边转动了几下,耳朵轻轻动了一下,然后,左右按顺序拧了一遍,“咔嚓!”盒子应声而开,里面静静躺着一张地图。

肖凝明白这绝对是一张极重要的地图,不然不会藏在这里,嘴角扯了扯,叠好贴身收了。

然后又将那日从苗云理身上顺来的令牌扔进了木盒里,盖好,放回原处,看了看手中的书,脸色一紧,也据为己有了。

此时门外却传来吵闹声。

无法脱身的老刀见无法摆脱西门飘雪的纠缠,便放了信号弹。

信号弹一亮,镇南王苗镇远第一时间就从卧房冲了出来,直奔库房而来。

一走来,见房门大开,里面却黑漆漆的一片,不见老刀的身影,心也狠狠的沉了下去,快速带人冲进了库房。

想也没想,直奔二楼而去。

此时,库房里点了烛火,亮如白昼,不管是什么人,都无所遁形。

却是放眼放去,一切都未变,完好无损,甚至连脚印都没有。

让苗镇远心里疑惑,一边上前检查,在看到那本书不翼而飞时,苗镇远的身体险些无法支撑栽倒下去。

快速拿出木盒,打开,却惊在当地。

他几乎以为自己眼花了。

随即便是震怒,拿出木盒里的令牌,双手都有些颤抖了,四十出头的脸上本是没有什么皱纹的,就这一刻,似乎长出了十几条。

整个人都苍老了几分。

“苗云理。”苗镇远怒吼一声,声震四方,险些吐出一口血来。

随后赶过来的苗云理有些莫明,听到这喊声,知道是他的父王生气了,而且气的不轻。

也没敢犹豫,快速进了库房,上了二楼。

第十二章 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父王,是不是府上遭贼了,丢了什么?”苗云理一边说着一边四处看了看,没有看到什么异样,就看到苗镇远杀人一样的目光瞪着自己。

下意识的后退了一下。

“你刚刚去了哪里?”苗镇远的语气极重,带着浓浓的戾气,恨恨瞪着面前的儿子,责问着。

苗云理却犹豫了一下,移开视线:“我就在房间里了。”

“真的吗?”苗镇远的声音提高了几分,双眼如鹰隼一般。

这样的苗镇远更让苗云理心虚,狠狠低下头去,却还是嘴硬的说道:“父王,我真的一直都在房间里了。”

“这是什么?”苗镇远用力将木盒子摔到了苗云理的身上,“哗啦”一声,散了一地。

苗云理的令牌赫然躺在那里。

“这……”苗云理大惊失色,下意识的摸向自己的腰间,却摸了个空,俊颜一凛,额头便出了一层细密的冷汗,看向苗镇远:“父王,儿子没有来过库房,绝对没有。”

而见库房这边灯火通明的西门飘雪也不再纠缠老刀,闪身便走。

方向却是苗云理的院子!

途中正遇上快速跑来的肖凝。

看到西门飘雪,肖凝不自觉的笑了笑,难得的,他们两个人竟然想到了一处了。

“你是怎么出来的?”西门飘雪对这镇南王府十分熟悉,竟然来去自如,更躲过了一旁的下人。

“库房二楼有窗户。”肖凝本不想多说,却还是解释了一句。

却是这说话声引来麻烦。

“你们是什么人?”女子显然是府上的丫头,见到两个蒙着面纱的人,警惕心大起,一脸的防备。

见无处可躲,肖凝拉下了面纱,淡淡一笑:“我是未来的世子妃啊!”

那丫头一愣,满脸的不可思议。

下一秒,肖凝抬手就掐住了那丫鬟的脖子,再一用力,“卡巴”就捏断了,丫鬟还处在震惊中,到死眼底都是惊骇!

西门飘雪早就见过肖凝杀人不眨眼,此时倒是浑不在意了。

“藏在树后面。”西门飘雪拎着断了气的丫鬟扔到了林子深处,带了掩饰的味道。

“藏得隐蔽一些。”肖凝倒是一脸赞同,这样才能更完美的给苗云理抹黑……想到苗云理接下来的处境,肖凝就觉得出了一口恶气。

就是不能弄死他,也能“你进房间,我守在外面。”西门飘雪站在窗角处,低声说着:“动作要快,那边已经闹起来了!我们的时间不多。”

两人倒是很有默契。

看了西门飘雪一眼,肖凝心下微微一动,这个人似乎十分了解自己的一举一动,更知道自己下一秒要做什么。

竟然如此了得?是朋友还好,若是敌人……想想都觉得脊背生寒。

西门飘雪给了她一个了然的眼神,抬手敲了敲房间的门,再躲到了暗处。

听到敲门声出来的大丫头拧着眉头四处看了看,有些奇怪的“咦”了一声:“什么人在这里?”

却没有回答声。

没有得到回答的大丫头便又回到了房间,继续手上没有忙完的工作。

而这一进一出的时间,对肖凝来说足够了,她将自己的夜行衣快速脱下来直接塞到了苗云理的床下,还有意露出一个衣角。

再从窗户翻身跳了出来,与西门飘雪一路顺着后门离开了。

至于镇南王府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他们完全可以预料得到。

只看苗云理在镇南王心中的地位如何了,要知道肖凝偷来的东西可不一般。

能那样收着,绝对是至宝。

顺利出了镇南王府,西门飘雪没有多问一句话,只是将肖凝送到了肖府门外,手中的扇子又摇了摇,一脸的淡定如初:“睡个好觉,明天还要比试。”

带了几分关心的味道。

竟然介于朋友和陌生人之间的感觉。

扯出一抹大大的笑,此刻的肖凝心情极好,所以,用力点头:“放心好了,今天有苗云理忙的,一定让他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黄河……有这样的河吗?”西门飘雪正要转身离开,却转过头认真的看着肖凝,暗夜里,只看到她褶褶生辉的双眸。

“或者有。”肖凝还是笑着,她此时看西门飘雪倒是满顺眼的,没了最初的敌意。

不管这个人是出于什么目的帮助自己,他们现在却有一个共同对付的人——苗云理。

只要这样就够了。

这边上演着温馨画面,镇南王府却是乌烟瘴气。

第十三章 一定是有人陷害我

苗镇远见苗云理支支吾吾的说不清楚,气恼万分,心底更笃定这个儿子要攥权,瞪着眼睛:“你今天不说,我只能去搜你的房间了。”

听说父亲要搜房间,苗云理的面上倒是一轻:“好,父王如此不信任儿子,儿子也无话可说,这令牌是我的,可是我不知道它为什么会在这里。”

反正他笃定自己的父亲搜不到东西,因为他是身正不怕影子歪。

一队人浩浩荡荡的进了苗云理的院子,大丫头此时却慌里慌张的跑了出来,脸色苍白:“王爷……世子爷!小雨,小雨她……死了。”

苗云理心头暗道不好,这小雨死的太不是时候了。

难免不会被疑作杀人灭口了。

苗镇远站在院门前,深深看了儿子一眼,大手一挥推开房门,亲自去搜了!

当苗镇远拿着夜行衣走出来的时候,苗云理终于有些支撑不住了,上前一步跪到了苗镇远面前:“父王,这,这不是我不做的,一定是有人陷害我!”

“哼!”苗镇远冷着脸,瞪着自己的儿子,双眼欲要喷出火来,他计划了这么多年,没想到,自己的儿子竟然要毁了他的一切:“来人,将世子绑了。”

“父王……我什么也没有做,我为什么要偷府上的东西?而且,苏二小姐还在府上。”苗云理怎么也想不通是什么人害自己,此时只能用肖岚说事了。

听到苗云理的话,苗镇远脸色更黑了,却只能恨恨瞪着他:“好好好!这件事,本王一定会查得水落石出,到那一日,你这世子之位也不必坐了!”

一觉睡到天亮,还在睡梦中的肖凝被李婆敲门敲醒了。

“小姐,比试时间到了。”李婆的声音中满是无奈:“二小姐……在世子府上,一定早早做好准备了,小姐再不去,就表示认输,五局三胜,今天若是再输……”

后面的话,李婆说不下去了。

肖府现在没有能力与镇南王府抗衡,若是镇南王也同意世子的做法,大小姐就避免不了被卖去青楼了。

“今天比什么?”肖凝下意识的问了一句,一边快速将李婆准备好的衣衫穿了。

“箭。”李婆一脸的忧伤,她一手带大了大小姐,对这个小姐的性情是十分了解的,这箭,小姐根本见都没有见过吧,如何比?至于大小姐的变化,她想不通,一般想不通,她也就不想了,直接接受了。

就算昨天逃过了一劫,今天也难逃厄运了。

李婆一边想一边抬手抓了肖凝的手腕:“小姐,你还是逃吧,李婆在这里顶着。”

“逃?为什么要逃?我还怕他们不成。”肖凝倒是即来之则安之,没有不适,也没有不安,她只是想亲手掐死前世今生都是自己未婚夫,都叫苗云理的镇南王世子。

不过,她今天更想看看苗云理怎么样了,不知道昨天有没有被关进王府天牢,虽然说虎毒不食子,却也要看这个儿子怎么样了。

若是儿子想吃老子呢?贴身放着地图她看过,却没有看明白,倒也不急。

“可是……箭……”李婆比划了一下。

肖凝压下情绪,笑了笑:“奶娘,我知道是箭。”

开始洗漱,梳妆,动作十分利落。

不到半柱香的时候,已经出了肖府。

奶娘不放心的嘱咐了几句,才看着肖凝上了马车。

狩猎场四周围满了人,都在等着看肖家两位小姐的热闹呢。

前两场比试肖大小姐完败,若是今天再输,就能就地起价卖掉了,原太师府的千金大小姐,买回去做个妾室,是何等感觉碍…此时有多少人盯着呢。

等在场中央的肖岚脸上蒙了面纱,额头还有红色的斑点,似乎已经上过药了。

正恨恨瞪着下了马车缓步走来的肖凝。

今日的肖凝还是昨日的衣衫,却是面色清新了许多,长发拢在脑后,干净利落,露出光洁的额头。

面上没有表情,十足的面瘫脸。

不过,却不得不承认,即使是面瘫,也是艳绝天下,绝世无双的貌美。

苗云理坐在高位,冷眼看着走来的肖凝,倒也是英姿勃发,一表人才,就是眼角眉稍满是疲 惫之色。

“时间刚刚好。”一旁的监官低声对苗云理说道,面上有些可惜。

第十四章 坐地起价卖给在场的人

“准备一下,开始吧。”苗云理昨日在肖凝的手上吃了亏,今日看她的眼神更如猛虎一般,随时有将她生吞活剥的冲动。

站在下方的肖凝大大方方的回视着肖岚,更是一脸的姐妹情深:“妹妹,你昨天受苦了,今日若是不方便,可以推迟一日的。”

这话明明就是在附和市井传言——肖岚昨天被糟蹋了……高台一旁的坐位上还有几位年轻公子,肖凝一眼便认出了大红衣衫,手持摇扇,却一脸冷芒,眼底明显看好戏的西门飘雪。

四目相对,西门飘雪还用眼神示意肖凝要小心。

等到肖凝再转头看比赛场地时,已经布置好了一切,两副一模一样的弓箭,十米开外是箭靶,箭靶一旁是两个高架,高架下吊下两串铜钱。

高架的一旁是两个鸟笼,笼中各有一只鸟在欢叫着,还不知道成了箭靶的命运。

这样高难度的比试,别说手不提肩不能扛的千金小姐,就是战场上的将士也未必能全数通过。

这样想着,肖凝看了一眼肖岚,她却是老神在在,把握十足的样子。

倒让肖凝高看了一眼,这个白痴女人若是玩得一手好箭,也值得狂妄。

她却不知,之所以安排的难度系数就么高,就是想逼肖凝认输的,放在原来的肖凝身上,这架势一定让她直接跪地求饶了!

被家族养的太好,关键时刻,一无是处。

众人也都顺着肖凝的视线看过去,台上的人更是看戏一样,苗云理和肖岚则等着肖凝跪地求饶,也能扳回昨天的一局了。

不想肖凝却走到一副弓箭旁边,数了一下,只有三支箭羽,扯了扯嘴角,便站在了原地,一脸轻蔑的看向肖岚:“开始吧。”

众人皆是一愣,她竟然没有认输求饶?肖岚站在原地也懵了,抬头去看苗云理。

瞪了肖凝一眼,苗云理也安慰的看向肖岚,然后一扬手:“开始吧,不管用什么办法,射中箭靶,射断铜钱,还有一会儿笼中飞出的鸟,就算胜利,有一个环节出错,便算输。”

这样高难度的比试,在军中也没有吧。

听了苗云理的话,围观众人开始议论纷纷。

拉开弓的肖凝随着苗云理的话落,长箭已经飞了出去,如流星追月一般在空中划出一道弧度,然后“当”的一声钉在了箭靶上。

快到人们都有些反映不过来。

还在等着肖凝求饶认输的苗云理更是抽了一口冷气,不可思议的瞪着箭靶上还在晃动的箭。

一旁的肖岚更是惊得目瞪口呆,面纱外露出的眸子里除了震惊还是震惊。

一边看了看自己脚边的弓箭,那弓她根本拉也拉不开。

看来今天是要认输了。

“还要继续吗?还是你认输求饶?”肖凝高傲的扬着头,瞪着肖岚。

这个一心要弄死自己的妹妹,她当然不会手软,这一次一定要赢的彻底,让这个妹妹坐地起价,卖给在场的人!

“还有两场比试。”苗云理沉着依旧,语气更是淡定如初,刚刚的吃惊表情已经收回去了,一边指了指高架上的铜钱和笼中的飞鸟:“只有全部通过,才算赢。”

已经没了底气了肖岚这时也站了起来,用力点头:“没错,姐姐你得意的太早了。”

语气里也多了几分得意,她相信,肖凝是斗不过镇南王府的。

虽然昨天夜里有人陷害苗云理,一时间还说不清楚,她却坚信,苗云理会没事!

“好,你有种。”肖凝冷哼,看着这张毁的差不多的脸,直接无视掉了。

调头再拉开了手中的弓,搭箭,描准,想她从小到大除了用飞针杀人,就是偷东西,手上功夫绝对了得,这射箭根本不在话下。

谋妃之凤逆天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谋妃之凤逆天下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上海杨浦装修公司室内照明设计要素

    原标题:上海杨浦装修公司室内照明设计要素上海杨浦装修公司室内照明设计要素——几乎每一个好的设计师都知道一个道理——“建筑必须透过光线的照射才能产生生命”。这个是不可争议的事实,室内照明设计不但能强化空间的表现力,更能增强室内艺术效果,而且使人对环境产生亲切感、舒适感。所以在上海装修设计的时候,选择对了一盏灯和一束光,整个空间的光影效果就生动活泼了起来。如何搭配,选择,设计,跟随上海杨浦装修公司千祥空间设计一起来详细的了解吧。柔光灯近年来,带有工业感觉和复古味道的柔光灯受到追捧,这款木质和金属组合

  • 金凤乡精心打造村级“文化墙” 丰富群众文化生活

    原标题:金凤乡精心打造村级“文化墙”丰富群众文化生活(金凤乡坪油村“文化墙”一角)娄底新闻网讯(通讯员邹希汉)11月20日,新化县金凤乡油坪村精心打造的村级“文化墙”成为推进乡村文明建设的一道亮丽风景。走进金凤乡坪油村,道路两旁精心绘制“文化墙”让人眼前一亮,内容包括党的十九大精神、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及政策知识解说、插图宣传画等,让群众及时了解国家经济和社会发展工作重点。近年来,金凤乡结合美丽乡村建设工作要求,在美化、亮化上下功夫,让多彩“文化墙”走进百姓生活中,图文并茂,弘扬传统文化,

  • 与导师于智凤一起,揭幕网红大主播成功秘笈

    原标题:与导师于智凤一起,揭幕网红大主播成功秘笈星影红学院主播培训导师环球红人大赛中国区主席亚洲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执行董事《点亮微直播》直播行业第一书作者直播行业应用意见领袖中国电子商务协会移动电商促进会副会长全国工商联美容化妆品协会大数据电商专委会副主席在这个信息爆炸的时代,任何一个拥有才华和梦想的普通人都可以成为网红,成为万人瞩目的明星和焦点。于智凤,90后精英领袖,美国留学归来,希望用全息视野,优质资源服务众多有梦想的红人。于智凤在网红直播产业链布局深广,与奇虎360周鸿祎先生共同携手投资的

  • 涨知识,原来如此,门当户对的门当原来是这个意思

    原标题:涨知识,原来如此,门当户对的门当原来是这个意思解释1:所谓“门当”原指大宅门前的一对石鼓,有的抱鼓石坐落于门础上;因鼓声宏阔威严,厉如雷霆,百姓信其能避邪,故民间广泛用石鼓代“门当”。有两个门当的是大户人家,并不是什么官员,有四个的才是7品-5品的官员。解释2:门当为院落门口的小石墩,这种小石墩分两种,一种是带小石狮子的,一般为武官家庭,一种不带小石狮子的(或者小石墩为印章模样),一般为文官家庭。“门当”与“户对”是古民居建筑中大门建筑的组成部分,这种用于镇宅的建筑装饰现今存留不多了。责

  • 赵美神 原创

    原标题:赵美神原创这个世界:不是眼睛看到那个表象的世界,而是表象下面那个深深世界……世界里那个世界如此自然而然世界如此简单透明世界如此妙趣横生世界如此奥妙无穷世界……如同万花筒当你静到极致里面千花万花自然而然绽放芬芳万里自然而然飘香各种各样风景各种各样景象万紫千红自动而动自开自放自结自果当你停止二元对立外在声音自动关闭执着自然而然出离你心安然安宁安定任何风吹雨打你都如同闲庭信步人的思考全部消失神的思量当下飞扬……一切意识消失意味着人的层面出离神的世界洞开从繁杂进入纯粹从无明进入透明从有声有色进入

  • 学会这四招 巧辩优化和原矿绿松石

    原标题:学会这四招巧辩优化和原矿绿松石绿松石是我国的“四大名玉”之一,近年来备受关注;因绿松石的颜色优雅深沉,铁线浑然天成,经打磨后的松石可以作为佛珠配饰和镶嵌成珠宝首饰,所以不管在国内还是国外都备受人们喜爱。但是随着绿松石市场需求的增多,市场上也出现了形形色色的假冒伪劣产品和优化绿松石产品,那么如何辨别松石是否被优化过呢?今天,老唐就简单教大家四招:实拍图1、看颜色。鉴别绿松石的真假和优化,首先就要讲绿松石的颜色,绿松石的颜色细的来说有几百种,但是常见的有蓝色、浅蓝色、蓝绿色、绿色、黄绿色、浅

  • 辣眼睛‖“她们大抵是凭借美女的优势打开文坛的门户”

    原标题:辣眼睛‖“她们大抵是凭借美女的优势打开文坛的门户”她们大抵是凭借美女的优势打开文坛的门户书中是有音乐的。这句话可以包含许多种理解。我谈到的是其中一点:某种情境里的读书就好比我们听音乐,或者说,不妨以听音乐的态度来理解我们读书时的一种感受。我是个从小写作的人,我的家乡也没有劳作行吟的传统,所以,喜欢音乐是一件比较奇怪的事情,但是忽然有一天,我自己感觉,音乐里表达了文字中许多难以书写的部分,拥有音乐,文字就显得妩媚,流畅,仿佛就可以飞翔。于是我想到,音乐就是如此罢。我个人的见解,纯粹的音乐应

  • 创世记37:约瑟拜相

    原标题:创世记37:约瑟拜相文:Karen主播:林曼酒政把给他解梦的约瑟彻底忘了,他下意识里根本想不到这个希伯来奴隶还会对他有什么用途。约瑟在监牢里又过了两年之久。这两年中,似乎他再没遇上能给他帮忙的人,监牢里的落难高官们安心地享受着约瑟的服务,喜欢他的为人,欣赏他办事妥善,但没人想到真正去关心约瑟,实际地帮助约瑟,为这个受尽冤屈的奴隶出头喊冤,似乎犯不着当这个好人。有多少人用完了人都白用,有多少人真正关心过下属们,佣人们?付了工钱就自认很公平了,如果给涨点工钱,发个奖金啥的,就自封好人了。当然